追蹤
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1827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LL】繪希-小姐與流氓 vol.13


 
 
 
 
 
 
 
 
 
 
 
離開了現場
英玲奈開著車子,後座載著繪里和希
希靠在繪里的懷裡,繪里輕輕的撫摸著希的背
一路上三人沒有任何的交談,車子裡瀰漫著沉重的氣氛
 
 
回來到宅邸
繪里安置好希之後,讓傷者下去治療
和英玲奈來到了後山
依然沉重的氣氛,讓現場沈默的鴉雀無聲
看著下屬將遺體一具具一字排開
英玲奈清點著,共計十一人,大約一半的人喪生了
現在,宅邸裡包含剛才回來的傷者只剩下廿五人
只有廿五人根本無法和東條_正面對決
光是人數東條_就是壓倒性的勝利
 
繪里望著眼前為了自己犧牲的部下們
雙膝跪地、雙手十指交扣,低下頭
用著俄文將所有亡者的名字唸了一次
接著-
 
<我親愛的弟兄,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
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你將為此被召,也在許多見證人面前已經作了那美好的見證。
望他的靈魂,和已亡諸信者的靈魂,賴天主的仁慈、息止安所> 
 
 
 
<阿們>
<阿們>
在場的所有人跟著繪里覆誦了最後兩個字
 
 
交代英玲奈妥善處理遺體之外,也得妥善照顧遠在俄羅斯的家屬們
繪里來到浴室,打開水龍頭任由蓮蓬頭的水往自己的身上淋
身上的血腥味似乎怎麼樣也沖不掉
好噁心,那噁心的味道令繪里作嘔
乾嘔了幾聲,感受到胃的燃燒,才意識到自己胃裡是空的
這一陣子為了尋找希幾乎食不下嚥
雖然希回來了很開心,但是自己讓部下死傷慘重,這是最不願見到的情景
矛盾的心情糾結著自己的內心,繪里很痛苦
痛苦的心臟又開始痛了,有時候甚至希望自己就這樣死去
 
活著只是為了報仇,這樣的人生
一點也不有趣
 
但是……我已經回不去了…………
 
 
關上了水龍頭,換上了浴袍回到了房裡
回來到房裡看見希,希身上的傷也已經包紮好了
繪里坐在床邊低著頭不發一語
希拿起毛巾,拿下了繪里的髮圈,擦拭著繪里的頭髮
 
 
 
「我……」
「嗯?」
「根本……一點也不堅強………」
 
 
希溫柔的說著咱知道,繼續著擦拭的動作
想哭的時候,哭出來會好過一些的
聽見希這麼說,繪里不禁在心裡想著
果然還是只有希最了解我了……
只有希…即使我不發一語,也能夠了解我在想什麼……
繪里讓希坐在自己身邊
 
 
「背對著我、好嗎…」
 
聽起來是個沒有拒絕餘地的問句
希側著身子,繪里從希的背後抱著希,將頭埋進希的肩膀,哽咽的說著
是我沒有保護好妳,也沒有保護好大家
全是…我的錯……
沒有任何人責備我……
沒有任何人埋怨我……
這反而讓我的內心滿溢著罪惡感…很難受,我原本想救了妳之後回俄羅斯的,可是現在……
我不得不繼續下去了………
已經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繪里哭泣著,希只是握著繪里的手,靜靜的陪在繪里的身邊
哭累了,希吻去繪里眼角的淚水
躺在床上,深怕再次分離似的…繪里緊緊的擁著希入睡---
 
 
 
 
 
 
 
 
 
 
 
------。
 
ハッッ
 
 
ノゾミ-!
 
 
繪里從睡夢中驚醒而坐了起來,夢見了希在自己睡覺的時候再度離開了自己
繪里張望著四週,望著身邊睡的很安穩的希,像是要確認一般的伸出些微顫抖的左手,撫摸著希瘀青的臉頰
希的眼睛微微的睜開
 
 
「對不起,弄痛妳了」
「ううん…怎麼、了嗎…?」
「剛才做了惡夢…夢見妳在我睡覺的時候離開我了…我一直追不上……之後妳就消失了………」
 
 
希坐了起來,將繪里擁入懷裡
撫摸著繪里的頭,安撫著繪里的情緒
那只是夢境而已,不會成真的
繪里緊抱著希,感受希在自己身邊的實感和安心感…這讓繪里很放心
繪里看見了希脖子上的傷痕
稍微將領子拉開看見了肩膀上的傷痕
 
 
「えりち…?」
「讓我…看看…」
 
 
繪里將希壓在床上,拉開了浴袍的衣帶
希的傷痕,繪里舔拭著希身上一道道的傷痕
脖子…
肩膀…
鎖骨…
手臂…
腰際…
大腿…
小腿…
 
讓希轉過身,看著背部、臀部…
繪里伸出手撫摸著傷痕
在希的耳邊低聲並且咬牙切齒的說著
 
 
「我想讓妳父…不…那個男人身上留下和妳身上一樣的傷痕…」
 
 
希並沒有回應,只是趴在枕頭上
感受著繪里的舌頭舔拭著自己傷痕的濕滑感
有些傷痕感到刺痛、有些卻感覺有些舒服…
這樣的交叉感覺之下,似乎讓希起了生理反應
繪里讓希躺正面,面對著自己
繪里用著極為憐惜的表情望著希的臉龐
將手伸向希的胸口、撫摸著希的雙乳
 
 
 
「………っ……」
 
 
 
繪里低下頭吸吮著挺起的粉紅
讓希吐露出微微的喘息
 
希看著繪里的動作,繪里閉上雙眼的吸吮著
立體的五官和長睫毛,還有放下來的柔順金色秀髮
繪里依然是那麼的美麗…
 
如果十幾年前沒發生那樣的事的話……
繪里現在依然是個高貴的大小姐吧……
 
 
希伸出了右手撫摸了繪里的金色長髮
 
 
「希?」
「えへへ、えりち真的很漂亮呢,頭髮看起來很滑順的樣子…忍不住就…」
「希才是美人呢」
「欸…咱才不…」
「妳是,希有著純正日本人血統和輪廓,我非常的喜歡,希相當美麗」
 
 
被這麼一說,希羞紅了雙頰
自從交往了之後,發生了許多大大小小的事情,似乎已經許久沒有聽見這麼直率且真誠的言詞了
繪里回以笑容,繼續著動作
右手來到了希的秘密花園
接著--
 
 
迎接了天明------
 
 
 
 
 
 
 
 
 
 
 
 
 
 
 
 
 
 
 
 
有些睡眠不足的繪里來到了辦公室,坐在沙發的單人坐上托著臉頰,掛著倦容
希坐在一旁的長沙發,坐在英玲奈的身旁
英玲奈拿起了桌上的水瓶和水杯、注了八分滿的水之後,遞向繪里和希的面前
接著三人開始討論起有關於東條_的行動
 
 
 
「東條_絕對是有意這麼做的」
「大概是為了削減我方兵力吧」
「所以說即使希沒有被拐走,我想東條_還是會想辦法先削減這邊的人數,
畢竟我們再調派人員過來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很容易引起注意」
「要說是完全落入他的圈套倒也不盡然」
「只是不論是什麼方法都會是一場硬仗就是了」
「是呢……我只是希望別再繼續無謂的犧牲下去了」
「他絕對會在短時間內過來」
「而且是親自過來」
「宅邸?」
「嗯…除了他想親手殺了我之外,我認為他是想一舉殲滅我們,一個活口也不留,而且包含希一起殲滅」
「連自己的女兒也不放過的人,我並不認為他還有良心可言」
「既然如此,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老闆打算怎麼做?」
「如果他真的打算攻過來宅邸也只有一個方法可行了」
 
 
 
繪里將計畫告訴希和英玲奈,希皺著眉頭
而英玲奈則是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這樣太冒險了…如果弄個不好,連自己的性命都會賠上的」
「但是…只有這麼做才有辦法可以對付東條_了,即使同歸於盡我也要收拾他…」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
 
 
 
接著繪里要英玲奈將所有人員包含傷者全叫來辦公室
排列的相當整齊的隊伍
繪里對著面前廿五名的下屬說明本次的作戰計劃
只是說明完之後在場的所有人無一不露出詫異的表情
聽見了一片議論紛紛的聲音
繪里稍微提高音量說著,這是命令,我不願再有任何人犧牲了
一片鴉雀無聲之後聽見了小聲的是的回應
接下來其它人也跟著回應了是
 
既然已經決定這麼做了,繪里立刻要求英玲奈下去佈署,把需要的物品準備好
準備迎接最終決戰
 
 
 
 
 
 
 
 
 
 
 
 
而另一方面
東條_,老神在在的對著那紫髮青眸的部下有說有笑的,分析著狀況
 
 
「這麼簡單就能夠得到想要的結果,還真是好對付」
「是的,老闆您說的是」
「一般而言除了直飛的班機九個小時之外,都需要有中轉站的,平均來說好了,大約廿小時左右,小女孩的部下才有可能從俄羅斯趕過來」
「從剛才那場混仗結束了之後至今過了九個多小時還沒有任何的動靜,可以確定的是就算調人來也大概還需要十個小時左右」
「也就是大約下午六點左右小女孩的援軍才會到,我也事先調查過了,小女孩在日本是調不到人的」
「老闆您要一舉殲滅絢瀨家嗎」
「那當然,最好可以一個活口也不留,我稍微算了一下,那邊大約剩下廿多人左右」
「就算那邊的菁英再強,只要我們以人海戰術也一定會獲勝吧?」
「沒錯」
「接下來的行動,在下午五點的時候突擊,前往絢瀨宅邸,絕對不能讓小女孩有機會招來援兵」
「是,那本次動員的人數是?」
「一百人,前鋒,後援再加一百人」
「是,屬下馬上去準備」
 
 
東條_看著監視器,再度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攤開了桌上的紙,上面各是繪里、英玲奈和希的相片
拿起了紅筆、在三人的臉上畫上叉叉
 
 
「妳們…即將到黃泉相聚了…呵呵呵…」
 
 
 
紫髮青眸的部下離開了之後沒多久又走了回來
東條_抬頭望了部下一眼
 
 
「怎麼?動作這麼快」
「不是的,我想請問希呢?一樣要殲滅嗎」
 
 
東條_拿著手上的紅筆晃晃了,敲了敲桌上畫了叉叉的希的相片
部下皺著眉頭發出了疑問
 
 
「希不是老闆的親生女兒嗎?」
「嗯?所以不能殺嗎?」
「老闆難道對親情一點也不在乎嗎?」
「親情什麼的不需要吧」
「………我知道了…」
 
 
原本想繼續追問下去的,看見東條_的眼神
部下摸了摸鼻子離開,處理東條_交待的事情
而期間有部下回報了,英玲奈獨自開著車子出門,戴了一些物品回去,實際上是什麼還不清楚
東條_下令繼續觀察---
 
 
 
 
 
 
 
 
 
 
 
 
 
 
 
 
 
 
 
 
繪里攤開了絢瀬家的平面圖,仔細的觀察著
希坐在一旁,繪里的右手食指一邊勾著希的頭髮
 
 
「為什麼東條_要把妳傷成這樣…?」
「沒有理由吧,咱想,只是為了傷害而傷害,就像當初咱和母親一樣,
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卻必須被這樣對待,另一方面大概也是為了逼迫妳出面,才把咱傷成這樣吧」
「………那個男人,為什麼能這麼狠……」
「眼裡只有利益,只為了自己而活,大概完全不在乎他人感受吧,就連親情也不在乎…」
 
 
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繪里拿起桌上的水杯一飲而盡,對話停止了
無言的兩人,只是靜靜的坐在一起
繪里拿著鉛筆在平面圖上圈選地點
 
 
不久,英玲奈準備好了所有需要的物品,回到了辦公室
看著繪里在平面圖畫的位子,英玲奈命人將物品放置在該放置的地點
 
 
「好了嗎?」
「是,已經全佈署好了」
「妳做的很好」
 
 
英玲奈做了個九十度的鞠躬
接下來繪里命英玲奈將地下室關著的那個男子放走
那男子是先前開槍誤傷了繪里的男子
原本以為會有什麼用處才留下來的,現在似乎不需要了
英玲奈問了放掉好嗎之類的疑問句
繪里也只是回答,放了吧…我想他當初也是無心的,現在最重要的事是對付東條_
英玲奈再次鞠躬了之後,下去處理這件事情
接著繪里要求希離開宅邸,希根本就不願意離開
即使繪里說了會派人保護希,希也堅持不願意離開
 
 
「咱,要和えりち同生共死…。」
「希…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希望…我死了妳能代替我繼續活下去…」
「えりち別說這樣的話…えりち不會死的,絕對不會。」
「但是我更擔心…希會無辜受到波及…我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了……」
「不會的…咱們在一起……不會有事的………」
「如果有幸我們都還活著的話……我一定會完成諾言,讓妳的名字前面冠上AYASE………」
「嗯……咱們要永遠在一起……」
 
 
兩人的神情看來十分痛苦…也十分的悲傷…
繪里緊抱著希,希有些難受的也緊抱著繪里
好不容易才再次相遇了…卻又即將面臨很可能分開的命運……
繪里鬆開了希,緊緊的握著希的雙手,望著希,想將希的模樣完完整整的刻劃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希也同樣的,凝視著繪里,將繪里的模樣刻劃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英玲奈再次回來到辦公室,繪里鬆開了希的手
此時大約中午時分
準備的午餐,繪里幾乎沒吃幾口,喝了幾杯酒
坐在一旁的希,輕輕的握住了繪里放下來的左手
握住的左手正在微微的顫抖
希感受的到繪里的恐懼
繪里露出了無奈的笑容望著希……
希加劇力道握著繪里的左手…注視著繪里的雙眸
就像是在訴說著不要擔心、不要害怕……咱就在妳的身邊,會陪在妳的身邊的……
 
 
 
不願分離的兩個人……
誓死保護主人的忠心下屬……
十惡不赦的壞人……
身分不明的年輕人……
此次的決戰,無法預知的結果………
 
即將-展開---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