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2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LL】繪希-小姐與流氓 vol.10

エリ=えり=絵里
馬鹿につける薬はない=笨蛋沒藥醫=扶不起的阿斗
かしら?=か=嗎,女性用詞
ふふ=輕笑
さようなら=永別了
OR=手術室
さん=先生/小姐





 
 
 
 
 
 
 
 
 
 
咔扣、咔踏、咔扣、咔踏----
 
 
 
皮鞋的聲音停止了,午後,繪里駐足在希睡著的床邊
眼睛瞇的很細的若有所思望著希熟睡的臉龐,凝視了許久
 
嘰-
 
皮鞋也沒脫的上了床,跨跪在希的身上
這對有某方面潔癖的繪里而言,不是件平常的事情,散發著和以往不太相同違和的氣息
悄稍的…從西裝外套裡的皮套拿出了自己慣用的手槍
 
 
 
 
 
卡嘰
 
壓下了擊錘
 
 
解開了保險
 
卡洽
 
將滑套往後拉
 
 
 
 
 
 
 
 
 
 
 
 
東條 希--!!
エリー
 
 
 
 
 
 
砰-!
 
 
 
 
 
靜謐的宅邸發出了巨大的開槍聲響,SP急忙奔往聲音來源
來到了老闆的門口,英玲奈擋住了那群SP
示意不要多事,老闆不會有危險
放心不下的SP們,靠在牆邊等待裡面的動靜
 
聽見槍聲的英玲奈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老闆」
「我已經決定了」
「請您,相信東條希」
「妳最近的廢話很多」
「讓一個女孩子犧牲到這般地步,您還認為她對您有異心嗎?」
「英玲奈,不要忘了分寸」
「老闆,恕我直言,殺了東條希您會後悔」
 
 
繪里怒視著英玲奈,而後露出笑容,再次將槍口瞄準英玲奈
英玲奈並不畏懼死亡,在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之下就必須進諫,為老闆的利益作為優先考量的前提
繪里玩弄著槍枝,將手指套在護弓內轉著手槍,一邊對著英玲奈說道
 
 
 
「吶,英玲奈…沒有坐上這個位子讓妳覺得很可惜嗎?」
「屬下從未有過非分之想」
「妳也認為…我……嗯……有句話怎麼說呢……馬鹿につける薬はないかしら?ふふ」 
「未曾,我只是在盡我的本份,向您進言我認為對的事情」
「真是狂妄啊,這世上還有是非對錯可言嗎?那麼我父親就不會死了,父親明明是無辜的…他究竟憑什麼………」
「如果認為那是不正確的,那您更不該濫殺無辜」
「住口」
 
 
 
 
 
砰、銳利的眼神對著英玲奈開了槍
 
 
「不要連妳也瞧不起我,下次我會瞄準一點」
 
 
子彈擦過了英玲奈的左臂,劃破了西裝外套,灼熱感讓英玲奈右手扶著自己的上臂
繪里離開了辦公室,英玲奈跟了上去
 
 
 
 
 
 
 
 
 
 
 
 
 
 
「東條 希--!!」
「エリー」
 
 
聽見聲音睜開雙眼的希,看見槍口對準自己
張大雙眼還來不及反應,耳邊便響起了槍聲
一瞬以為自己中槍了的希,感覺到臉頰的灼熱感和疼痛
驚嚇的望著繪里,顫抖的伸出左手撫摸自己左頰上的傷口
希從繪里的眼神裡讀不到任何情緒
此時的希才感受到恐懼,即將面臨死亡的恐懼
繪里站了起來,希坐起身,往後退靠在床頭,雙腿使不上力攤坐在床上,抬頭望著眼前將置自己於死地的那個最愛的人
雖然知道這天遲早會到來,但這樣子面對死亡還是頭一次,或許也是最後一次了
希平靜的閉上雙眼
 
 
 
砰、砰、砰、砰、砰、砰
 
繪里連開了六槍,房內瀰漫著硝煙味
六槍都沒有打中要害
擦過了大腿、小腿、腰際、右手臂、左手臂、右肩
 
 
 
「為什麼不逃?妳為什麼不逃!!!?」
 
 
繪里對著希大聲質問
希緩緩睜開雙眼,望著繪里露出微笑
 
 
「如果這麼做會讓絵里ち開心的話…咱全都會接受」
「我真的會殺了妳喔。」
「嗯,沒關係的」
「為什麼啊???為什麼……為什麼要如此犧牲自己……為什麼!!?」
「因為,咱喜歡絵里ち,願意做任何讓絵里ち開心的事情」
「我一點也不開心?我的心……好痛、好難受……為什麼妳的存在會讓我理性完全狂亂?」
 
 
繪里歇斯底里的吼完這些話,表情相當痛苦的流下了淚水
希不曉得該怎麼做才是對的,自己也不願看見繪里這麼痛苦,但究竟該如何是好………
希打算向前安撫繪里的,繪里看見希身上的項鍊
那顆子彈,單膝跪在床上,伸出左手揪著項鍊勒住希的脖子
 
 
「嗚…」
「如果妳的存在只會讓我這麼痛苦,那妳就真的去死吧」
 
 
 
砰!
 
 
那一絲的猶豫
在近距離的射擊,子彈貫穿右鎖骨的下方
疼痛感讓希發不出任何聲音
繪里鬆開揪住項鍊的手,希倒在床上
希伸起右手,摀住正在流出鮮紅液體的傷處,疼痛的落下淚水
鮮血染紅了床單
 
 
「嗚………呃……」
 
希露出猙獰且扭曲的表情,寧可被一槍殺掉也不想這樣被凌遲,身心靈都是煎熬
繪里只是冷冷的盯著發出微弱喘息的希
希查覺到繪里的目光,再痛苦的表情,依然硬是擠出笑容,對著繪里
 
 
「不要用那樣的表情看著我,就像是在嘲諷我似的」
 
 
繪里鎖上槍的保險,放在一旁,拉開了希壓在傷口上的右手
繪里伸起右手,用力壓著希的傷口---
 
 
「呀啊啊啊啊啊---------」
 
 
希淒厲的叫聲,痛得腦中一片空白
啊………呼唔………
硬是撐著不願讓意識就這樣遠去,如果就這樣讓意識遠去,似乎就會天人永隔似的…
繪里繼續用力壓著希的傷口,鮮血沾染床單的範圍繼續擴大
 
 
 
 
 
 
 
「呃…唔…呃…………」
 
 
哈啊、哈啊…突來的心臟抽痛,讓繪里的左手抓著自己胸口,費力的喘息著
明明被告誡了情緒盡量不要過於激動的,但在面對希的時候完全無法控制那已狂亂的理性
壓在希傷口上的右手力道也越來越輕,放開之後,用著雙手抓著自己的胸口
 
 
「呃………」
「えり…?把藥拿出來吧…?」
「唔…現在…不是最趁妳的心了嗎……殺了…我啊……」
 
 
繪里語畢,希按著傷口,努力的挪動身子…起身,拿起了繪里放在一旁的手槍
跪在繪里的面前,雙手舉著槍,將槍口瞄準繪里
 
 
「絵里ち……咱很開心…能夠和妳相遇……」
「咱很喜歡絵里ち、也愛著絵里ち」
「如果說…咱的死亡能夠換來一絲絲絵里ち對咱的信任的話…」
 
 
 
,將會自我了結」
「什麼…?」
 
 
 
希右手拿著手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絵里ち、さようなら…」 
 
 
 
の、希!!繪里驚訝的伸手向前想阻止希開槍
卡嚓
卡嚓、卡嚓
 
 
 
「……阿勒?」
「………」
「吶、絵里ち沒有子彈了嗎?」
 
 
 
「絵里ち……那個……」
 
 
 
卡啦、卡啦-
希眼前一片黑的倒在繪里的身上,手上的槍也掉落在地上發出聲響
繪里抱著希愣在原地
 
 
這是我想要的結果嗎?
希…離開我了?
再也不會叫我的名字了嗎…?
不會再對我微笑了嗎…?
 
 
 
「不!!!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看著希倒在自己面前,繪里終於理解到希對於自己有多麼的重要
抱起希往門口去
 
 
 
看著眼前畫面的英玲奈和SP們愕然失言
 
「英玲奈、病院、西木野綜合病院」
「是」
 
 
 
英玲奈正打算接過希,卻被繪里拒絕了
繪里抱著希跟著英玲奈來到了車庫,上了車,開往西木野綜合病院
一路上繪里抱著希似乎逐漸冰冷的身體
緊緊的抱著,對著希說話
英玲奈透過後照鏡能夠看見繪里凝重且深情的表情
 
「希…希…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身邊……」
「我是…真心的愛著妳的…希……」 
「希…對不起……對不、起………希……………」
「希………嗚…嗚嗚………我相信妳……妳醒來…不要離開我………」
 
繪里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情緒,放聲哭泣
淚水滴落在希的臉上、身上,繪里更加緊抱著希,感覺到希的血液從傷處緩緩流出,染紅了外套和襯衫袖口
繪里很清楚這是自己造成的結果…但這種懊悔的心情還是讓繪里很難受,比起先前還要更難受
這種胸口似乎就快被撕裂的痛楚……
很快的來到了西木野病院
希被放在擔架上,推進了手術室之中
 
 
 
 
 
 
 
 
 
 
 
 
 
 
 
 
 
 
 
 
 
 
 
 
 
 
 
 
 
 
 
 
 
 
 
 
 
 
 
 
 
 
 
「西木野醫生、西木野醫生!」
「嗯?」
「東條醫生…東條希醫生她」
「怎麼了?」
「東條醫生剛才被送進了OR了」
「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太清楚,只知道身上中了槍傷,失血過多」
「我知道了,在哪?」
「在…」
 
 
 
真姬快步的走向護理師所說的手術室
和那位正打算處理病人的外科醫師交涉,將病人交給自己
交涉成功之後,了解情形,真姬看著希已經被打了局部麻醉的身體
心壓正在持續下降,情況相當危急
 
我絕對會讓妳活下來的
 
 
 
「醫生,庫存的O型血液不夠了」
「東條醫生有家屬或是親友過來嗎?有的話馬上請他們幫忙,沒有就立刻調」
「是」
 
 
 
 
 
 
 
 
 
 
 
 
 
 
 
 
 
 
 
 
 
 
 
 
繪里坐在手術室外的椅子上低著頭,掉著眼淚,喃喃自語
 
希………不要離開我………
希…………
希……回到我身邊………希………
我愛妳呀………希…………………
英玲奈拿了裝了水的杯子回來,把藥遞給繪里
繪里難得安份的把藥吃完
英玲奈站在繪里的身邊,安撫著繪里的情緒
繪里伸起了右手…沉默的盯著右手心希留下來已經乾掉呈現暗紅色的血液
眼淚也止住了,回想起剛才的情景……
希竟然為了獲取對自己的信任,不惜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
拿著槍抵住自己的腦袋並且扣下扳機是需要多大的勇氣……
而自己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自己根本沒資格覺得心痛
最心痛的人…就是希了…遭受如此待遇卻默不坑聲,從來就沒喊過任何一句痛
不管心痛還是身體的疼痛,希從來就不會表現出來,總是露出笑容面對著自己
被自己喜歡的人懷疑,被自己喜歡的人凌虐、被自己喜歡的人拿著槍指著自己
換做是自己遭到這樣的對待……還能像希這麼堅強嗎…?
連保險也不會開什麼的,當真是要來殺了我嗎…?為什麼我會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沒有想到…
繪里抱著自己的頭,自責自己的愚蠢害得希現在躺在手術室裡是生是死都還不確定
但只要想到希再也不會醒過來了,胸口便開始沉悶、心臟一陣抽痛
接著…繪里緩緩的向英玲奈開口
 
 
 
「英玲奈……我不要希離開………」
「希不會有事的……」
「吶…英玲奈……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離開我了……母親離開我了…父親也離開我了…
丈叔叔……統堂叔叔也相繼離開了……就連希似乎也快離開我了……他們會離開…是不是…全是因為…我?」
 
 
英玲奈坐了下來,坐在繪里的身邊,將繪里擁入懷裡
溫柔的輕聲對著繪里說著不是的…這不是絵里的錯……是時勢造成的……
繪里靠在英玲奈懷裡
英玲奈也會離開我嗎?
不會的…我會永遠陪伴在您身邊的……我是為了您而存在的
希也會留在我身邊嗎?
會的…希一定會回到絵里身邊的
 
繪里壓根就從沒想過讓英玲奈死去,對著英玲奈開槍也不過就是警告而已
心裡其實相當清楚英玲奈就算死也不會離開自己身邊,光是憑這點就足以讓繪里對英玲奈為所欲為
而對英玲奈而言,繪里是重要的存在,不單單只是因為服侍的對象
對已失去雙親的英玲奈來說,繪里是最重要的「家人」
英玲奈也發過誓,會永遠的效忠繪里………誓死保護繪里的安危………
 
 
 
 
 
 
 
 
忽然的手術室的門開了,兩人分開看著眼前出來的護理師
護理師走向繪里面前
 
 
「請問您是東條希的親友嗎?東條さん現在急需O型血液,庫存不夠了」
 
繪里愣住望著眼前的護理師
原來希是O型的嗎…
 
「我…是…B型………」
 
 
繪里失望的低下頭…在這種危急時刻…竟然連自己都無法拯救最心愛的女人……
放在腿上的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緊咬著下唇,不甘願…又能如何是好…
 
 
 
「由我來吧」
「英、英玲奈?」
 
 
英玲奈開口了,護理師立刻帶著英玲奈離開了現場
不久,英玲奈回來了,繪里急著抓著英玲奈詢問希的狀況
英玲奈搖了搖頭表示並不清楚,不過醫生說了會盡全力搶救
這樣啊……繪里露出了失望的神情坐回了椅子上
 
 
經過了漫長的時間等待,手術門總算再次開啟了
從裡面走出來的是,西木野醫生
 
 
西木野醫生一步一步表情凝重的走向繪里的面前
繪里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的醫生,露出訝異的表情
 
 
「西…木野…真姬?希…呢?」
「為什麼希會變成這樣?」
 
 
 
………是我……造成的…………
繪里再次低下頭回應真姬的問題
真姬不悅的用左手用力的揪起了繪里的領子,把繪里拉了起來
對著繪里怒吼
 
 
「妳知道那孩子有多愛妳嗎?」
「………」
「妳究竟是如何對待希的?除了槍傷之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痕和營養不良、連體重都下降了不少」
 
 
「妳真心愛希嗎?」
 
 
面對真姬的怒吼,繪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但看在真姬的眼裡,繪里那一副死樣子,讓真姬更加憤怒
 
 
 
「希交給妳真是太不值得了,妳根本就不懂得珍惜,那麼善良的孩子,憑什麼被妳這樣對待」
「………盡量罵吧………原本……就是我的錯………」
「妳」
 
 
 
啪-
 
 
清脆的聲音迴盪在手術室前的走廊
繪里雖感到臉頰火辣的疼痛,但依然不為所動的維持那副樣子
剛才那下是我打妳的
這下是為了希打妳的
啪-
真姬再次賞了繪里一巴掌
看見真姬第三度舉起右手,英玲奈開口說了住……之後禁聲了,英玲奈內心並不想阻止真姬的行為
看著真姬在繪里的臉頰上落下第三個巴掌,繪里的嘴角流下了鮮紅液體
這下是為了讓妳更加清楚妳的所做所為有多麼的差勁
真姬甩開了繪里的衣領,繪里跌坐在椅子上
 
 
 
「如果妳沒有辦法好好守護希的話,我將會從妳身邊將希奪走。」
 
 
落下這句話之後,真姬氣憤的離開了
護理師尷尬的走向前,向兩人交待希的狀況
希脫離了險境,正在一般病房休息,麻醉還沒有全退,還要再過一陣子才會醒來
英玲奈拭去繪里嘴角的鮮紅,拉起了坐在椅子上不發一語的繪里,走向希的病房----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