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05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L】繪希-разлука vol.3


 
 
 
 
 
 
 
 
啪沙--
 
 
 
繪里帶了結婚禮服型錄來到了希的病床前,把幾本型錄放在床上,那是ことり所經營的服飾店裡的結婚禮服型錄
希靠在拉起來的床背上,繪里站在身旁,兩人貼得很近,看著其中一本型錄上的禮服樣式有說有笑的正在討論
 
 
「咱覺得白無垢很不錯……但也想穿看看婚紗呢」
「我覺得希穿兩種一定都很好看哦」
「又來了又來了~就算稱讚咱也不會有什麼獎勵哦?」
「ふふっ、我並沒有特別想要得到些什麼呀」
 
 
希伸了手捏了捏繪里的鼻子,繪里則調皮的伸了伸舌頭,兩人相視而笑
討論了一整個上午決定了兩人穿的樣式之後,繪里聯絡了小鳥,小鳥下午會過來量需要的尺寸
 
叩叩
 
護士將今天的午餐端了進來,繪里把病床上的桌子架起來
擺好了之後兩人向護士道謝,護士微笑的離開了
 
「今天…是粥呢」
 
繪里把裝了粥的碗拿了起來,拿著湯匙舀了一口之後吹涼,送向希的口中
 
 
「啊-」
「啊-嗯」
 
希對於這樣的吃飯模式,起初有些難為情,但對於繪里無微不至,甚至有點纏人的照顧方式,也漸漸的習慣了
簡言之很強烈的感受到自己被當成孩子般的照顧
 
如果以後,如果還有以後-
咱們能一起養育孩子,繪里也會像這樣溫柔的照顧孩子吧……
一定會是個好母親……
希看著繪里,看得出神
希?繪里在希的眼前揮了揮手
 
 
 
「嗯-?」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ううん、絵里ち還記得咱曾經說過的夢想嗎?」
「嗯--,和我一起帶著我們的孩子,一起到草原上散步,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還有許多蝴蝶飛舞,
小孩追著蝴蝶玩耍,之後我們坐在大樹下吃著早上準備好的午餐,孩子玩累了靠在希的身上睡著,而希靠在我身邊睡著,一家三口洋溢著笑容且幸福的日子,如果可以的話還想追加一隻黃金獵犬的夢想…狗…實在是…」
「大狗狗很可愛呢~想要!」
 
繪里露出了一副很麻煩的表情邊唸著照顧小孩跟妳就夠麻煩了
希欸嘿嘿的笑了,之後收起了笑容
 
 
「這個夢想……或許不會實現了………」
「………………」
 
 
希低下頭,繪里皺著眉頭,陷入了沉默
沉默了一會…繪里開口了
 
 
 
「希一定會好起來的!我們一定能實現夢想!」
「絵里ち…妳應該很清楚的」
「…………只要抱持著希望就有機會康復的」
「…………已經不是這個問題了………」
 
 
語畢,再度陷入了沉默
繪里很清楚希的身體狀況,即使清楚也不願面對這個事實
只是在欺騙著自己希還會康復,還會留在自己身邊,如果不這麼想…似乎自己內心深處有些什麼將會就此瓦解一般………
繪里對於希的夢想也重覆的想過好幾次
雖然不願意接受事實,卻也害怕希會毫無預警的消失,繪里相當不安
所以可以的話想在短時間內完成希所有的夢想,最少能讓彼此沒有遺憾,如果全部完成了希也活下來了,這樣更好
這樣就能夠再孕育其他的夢想,但是…孩子的事情,真的不是說完成就能完成的………
繪里下了很重要的決定
 
 
 
「……至少,先把孩子這個夢想實現」
「可是照咱的身體狀況根本無法……」
「由我來!」
「欸!?」
 
 
繪里堅定的眼神看著希,希反倒露出困擾的表情
希很意外繪里會這麼說
 
 
「絵里ち不要吧…?」
「我已經決定了」
 
只要繪里心意已決就無法改變她的想法,希很清楚這一點
只是、這樣真的好嗎?
雖然有孩子陪在身邊比較不會寂寞,但是獨自一人帶著孩子太辛苦了
繪里還這麼年輕,也有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要是因為這樣沒有辦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樣不是很可憐嗎……
希記得繪里曾經說過想在公司裡爬升到更高的地位的,這樣才能賺更多的錢,未來兩人也可以有更好的生活
自己已經讓繪里放棄原本的大好前程了…如果再讓小孩打亂了繪里的未來,這樣就太對不起繪里了,不能再讓繪里犧牲自己了
 
希試著想和繪里溝通這件事情
兩人溝通了很久,雙方堅持己見,一直到小鳥來了--
這天海未陪著小鳥來到了希的病房,上次電話中聽繪里說了之後,海未也很擔心希的狀況
只是…才剛進門,就聽見兩人充滿火藥味的對話和嚴肅的氣氛
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自然是沒聽見敲門聲
小鳥和海未互看了一眼走向前勸架
兩人聽見小鳥的聲音,不好意思的各自別開頭
 
「那個……兩位不要吵架了……?」
「抱歉,讓妳們看笑話了」
「對不起……」
「沒事的,只是…難得希會和繪里吵架呢」
 
 
繪里不滿的瞥了海未一眼
為了緩和氣氛,小鳥從包包裡拿出了皮尺,準備替繪里和希量尺寸
 
 
「嘛~嘛~感情好才會吵架嘛~那麼要從誰先開始量呢?」
 
「希」
「絵里ち」
 
兩人同時說了對方的名字,轉了回來看著對方的臉龐
繪里拉著希的雙手,深情款款的互相望著對方
 
 
「對不起,不該和希吵架的……」
「沒關係的…咱才該道歉,對不起…咱才不該和絵里ち吵架…」
「希……」
「絵里ち……」
「咳咳-這麼破廉恥的事情請別在他人面前做」
 
繪里依依不捨的鬆開了希的雙手,讓小鳥先幫希量尺寸
小鳥一邊量一邊請海未在表格上寫下數字
量到一半,小鳥突然緊緊的抱著希,繪里和海未看著眼前的畫面愣住,希也感到相當意外
 
 
「小鳥ちゃん…怎麼了?」
「沒什麼…」
 
 
小鳥哽咽的說出這幾個字來,從海未的角度可以看見小鳥的眼角泛著淚水
知道了希的生命即將到盡頭,身為好友的μ's全員,無一不感到難過…
丈量著日益消瘦的希的身材,讓小鳥更有希即將離開大家的實感…難過的心情一湧而上
 
 
「咳…咳咳……咳…………」
 
聽見希劇烈咳嗽的聲音,繪里拉開了小鳥,拿出面紙摀著希的嘴部
忽然被拉開的小鳥受到驚嚇,站了起來愣在原地
摀著嘴部的面紙逐漸被鮮血染紅,小鳥露出相當擔憂的表情看著希…海未搭著小鳥的肩膀,安撫著小鳥的情緒
待希的咳嗽平緩下來之後,繪里開口向小鳥道歉
希皺著眉頭硬是擠出笑容的望著海未和小鳥說著抱歉呢…讓妳們看到這樣的畫面…
摟著希的繪里,看著希的笑容感到不捨的加劇了摟住的力道
 
小鳥強忍著悲傷的情緒,明明想說些什麼,卻又不曉得該從何開口,海未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氣氛變得相當凝重
繪里打破了沉默,讓小鳥繼續替希量尺寸,小鳥幾乎是含著淚水量完了希的身材的,兩人的尺寸量好了之後,海未和小鳥也該離開了
必須趕在21日之前完成兩人的禮服,和希道別了之後,繪里走向門外送客
關上房門,站在外面的三人,說著希的病情
當初繪里打電話告訴其它人希生病的事情時,並沒有告訴她們希所剩下來的期限,只知道希可能不久於人世了
兩人關心的問了繪里希的狀況,繪里沉默了許久,才將所有的事情告訴兩人
在兩人驚訝之餘也明白了為何繪里要急著完成和希的婚禮了,擔心還來不及完成,希便會撒手人寰
送兩人離開之後回到病房裡的繪里,繼續和希討論起先前吵架的話題
 
 
「希…讓我完成妳的夢想…好嗎?」
「可是絵里ち已經為了咱犧牲太多事情了…這樣不太好…而且…要是…只剩下絵里ち一個人帶小孩會更加辛苦的…」
「希……我從來就不認為為了妳完成這些事情是在犧牲些什麼…我想…讓妳能夠感受到我對妳的心意……」
「絵里ち…」
 
 
希把自己的想法完完全全的告訴繪里
繪里皺了眉,認為希擔心的太遠了,也告訴希自己的想法
兩人溝通了許久,希總算是妥協了…為了不讓彼此留下遺憾---
 
於是繪里也開始著手進行,和真姬商量使用IPS細胞生下兩人的孩子
真姬答應繪里,一定會盡力完成這件事情。
 
 
 
 
 
 
 
 
 
 
 
 
 
 
 
 
 
 
 
 
 
 
 
 
 
 
---------
---
 
 
這天希躺在病床上,戴著呼吸器相當虛弱的樣子
原本以為讓心情保持愉快病情會有所好轉,卻因為長期的治療,讓身體每況愈下…
就連真姬也私底下告訴繪里,希的情況並不樂觀
繪里陪在希的身邊,聽著呼吸器所傳出來的希用力呼吸的聲音
希的呼吸逐漸的轉向平穩,原本眉頭緊鎖的表情也變得和緩許多,折磨了許久總算是入睡了
繪里稍微感到放心的趴在病床邊打瞌睡,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啊…………唔………呼唔………」
 
 
全身的疼痛讓好不容易入眠的希醒了過來,拿下了呼吸器,緊縮著自己的身體,緊抱著自己的雙臂
看見在自己身邊睡著的繪里,希不忍心吵醒她,咬著牙忍耐著疼痛
骨轉移的疼痛…原本就容易在晚間睡眠和休息時發作,好幾個夜晚疼痛得忍耐不住按了呼叫鈴
止痛藥的劑量也越來越重,甚至必須靠嗎啡才有辦法能夠止住疼痛
希覺得自己痛得似乎就快暈過去了,忍不住伸手輕輕的拉了繪里的衣袖
 
 
「絵…里…ち……」
 
 
發出細微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
繪里為了照顧希相當的疲憊,不只是身體,就連精神上也相當的疲憊,今天…稍微放下心來而睡得很深,自然是沒聽見希細微的呼喚
希撐著身子試著想按呼叫鈴,一般如果只有希一個人的時候,呼叫鈴的線一定會拉很長讓希能隨手按的到
但因為繪里在身邊,把線捲了起來擺在比較高的地方,這讓希必須爬起來才按的到
眼見自己也按不到呼叫鈴,索性躺回床上,任由痛覺侵襲著自己…痛得似乎有些麻痺了…腦袋似乎也漸漸得變得空白了
迷濛中…似乎再度感受到大明神大人要來接自己了
 
 
ズギン
 
 
「好痛…痛…絵里ち…好痛…快點…醒來…好痛………
 
 
侵蝕著自己骨頭的劇烈抽痛…希流下了淚水,表情痛苦且猙獰,口中不斷說著痛的字眼,努力的使力拉著繪里的衣服
繪里這時才猛然轉醒了過來,醒了過來望著希
望著希哭泣著痛苦的表情,聽見希唸著細微的疼痛聲,繪里立刻站了起來按了呼叫鈴
站在希的身旁,繪里愧疚的連道歉都說不出口,低頭不語,明明自己是該好好照顧希的,卻讓希痛苦到這般地步自己卻還在休息
希不敢拉著繪里…希知道繪里一定會因為這樣自責不已…也不是自己願意讓繪里那麼自責的……究竟該怎麼做才是對的……
西木野醫生和護士進來了,照著醫生的指示在注射了嗎啡止痛
看著兩人之間氣氛不太尋常的真姬,在希穩定下來之後把繪里拉了出去
繪里靠在牆邊低著頭,把剛才的事情一字一句的慢慢告訴了真姬
真姬思考了一下之後,為了避免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讓兩人心裡不好受
於是裝上了靜脈注射自控式止痛,只要希覺得疼痛不舒服按一下,止痛藥由此注入靜脈而減輕疼痛
這樣就不必一直盯著希的狀況,也能讓繪里稍微輕鬆一些…
但這件事情已在兩人之間…留下了一道隔閡---
 
繪希認為自己欠了希一句道歉,錯過了道歉的時機,現在卻怎麼樣也無法說出口
因為歉疚,繪里在迴避著希的視線
希也很想開口告訴繪里不要在意這件事情…但繪里絕口不提…讓希也無法說出口
因為過意不去,希也無法直視繪里
 
接下來的幾天,兩人之間相當尷尬,繪里的刻意迴避,連旁人都感受的到尷尬的氣氛
尤其是真姬,這幾天一進病房便會感受到沉重的氣氛
 
 
今天十月十二日,距離兩人婚禮只剩下九日
來到病房裡例行性檢查的真姬,在看過希之後,仔細的端看繪里的樣子,似乎有些許不同
臉色相當蒼白且臉頰潮紅,真姬以為是自己想太多了,畢竟繪里原本的膚色就相當的白皙
但是在真姬轉身開門正打算離開時,繪里倒在地上發出了聲響
 
 
「絵里ち!!!?」
 
 
希張大雙眼看著繪里,想起身下床看繪里的狀況,被轉身回來的真姬阻止了
真姬按了呼叫鈴請人進來協助,自己先檢查繪里的狀況
希坐在病床上擔心的望著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繪里
 
 
「額溫似乎有些高,似乎發燒了」
「欸!?」
「不用擔心,我會替繪里好好檢查的」
 
 
男護士進來之後,協助西木野醫生將繪里抬到病床上,推到了別間病房治療
啪檔,關上門之後,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雙手掩著自己的臉
絵里ち一定是為了照顧咱而不顧自己的身體………希充滿了強烈罪惡感
自己竟然沒有發覺繪里的異狀…身為女朋友根本失格………更別說是成為絢瀨太太了……
希難過的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忽然想起了些什麼,拿起了手機撥出電話
 
 
 
 
 
 
 
 
 
 
 
「嗯…………希!!!!」
 
 
繪里醒來之後從病床上彈了起來大喊希的名字
手受到拉扯感到疼痛才察覺到自己吊著點滴
 
 
「冷靜點」
「妮可?妳怎麼會在這裡?」
「妳老婆拜託我來的」
「希……為什麼?」
「待會再說吧,我叫真姬進來」
 
 
妮可離開了繪里的病房
繪里感到一陣強烈的噁心,忍不住下了床帶著點滴往洗手間去
繪里此時才想起自己似乎連早餐也沒吃,胃是空的,難怪都是胃酸
暈眩的感覺嚷繪里難過得扶著自己的額頭,跪在地板上
嗚噁…………
哈啊、哈啊……
只是個感冒而已,為什麼…會這麼痛苦………
這時候真姬和妮可一起走進來了,看見繪里不在病房上,洗手間的門是開著的,帶著繪里回到床上
 
 
 
「沒有查覺自己身體不適嗎?」
「………」
 
 
坐在病床上的繪里別開臉,沒有回應
真姬告訴繪里…感冒發燒、營養不良、太過於疲憊而造成血糖過低貧血
繪里這一陣子以來為了照顧希根本不顧自己的感受,只是不斷的逞強
尤其是上次一進門便看見希倒在地上,這件事,讓繪里更加強迫自己必須要好好照顧希才行,不能再發生第二次了
給了自己沉重的壓力,即使回到了家中也不曾睡好,就連飲食也變得不正常
這對向來一絲不苟的繪里來說,是很大的轉變,但繪里眼裡只有希了,焦急、不安的情緒,不斷的侵襲著繪里,幾乎就快喘不過氣來了
或許因為如此,才會病倒而不自知
 
真姬簡略了說明了病狀和接下來的治療
真姬看著繪里,繪里的表情寫著根本沒有聽進去
真姬把繪里交給了妮可先離開了
沉默了一會,妮可開口了
 
 
 
我說啊…妳也該為希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吧?
這樣病倒了希一定會很難過的,妳明明不該是這樣子的人
而且希需要妳,希還需要繪里妳的照顧
妳們前幾天不愉快吧?希其實是希望妳不要再意那些事情的…
希………
……希……
 
 
 
…………
 
繪里聽見妮可的一字一句,開口閉口全是希的名字
一直都處於沉默狀態的繪里,在聽見妮可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一直以來緊繃的理智線斷了--
 
 
「照顧妻子可是丈夫的責任哦?」
「不要再說了!!!開口閉口都是希,那麼擔心希,那麼希就由妮可來照顧啊!!?」
 
突如其來的大吼,讓妮可錯愕的看著眼前的繪里,繪里的眼神充滿了怒意
妮可正打算向前希望繪里冷靜一點的,繪里拔掉了點滴,起身正打算離開病房
等等…!妮可上前拉住了繪里的手腕,繪里不客氣的甩開了妮可的手,怒視了妮可一眼
 
 
「反正妳們在意的全都只有希而已,根本不在乎我的任何感受,那就交給妳們吧」
 
 
妮可愣在原地,看著繪里離開了病房,繪里走在醫院走廊上,消失在人群之中
妮可回到了希的病房,希馬上擔心的詢問了繪里的情形
妮可也只是簡單告訴希繪里現在很好,只是需要休養幾天,希才鬆了一口氣
希想下床去看繪里,但是妮可告訴希如果現在到繪里那裡,容易被感染其它的病毒之類的,這樣對希的身體來說不是件好事,希只好默默的躺回了床上
希打電話給妮可一方面是為了想和妮可相談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兩人之間尷尬的氣氛令人難受…妮可也答應幫忙希這件事情
另一方面是希望妮可可以代替自己暫時照顧繪里,只是希怎麼樣也沒想到繪里已經離開醫院了
 
 
隔天,妮可推掉了臨時演員的工作,來到了希的病床前,繪里果然沒有出現
妮可還是無法把昨天繪里一氣之下走人告訴希
直到下午西木野醫生來巡房,希也問了真姬繪里的狀況,真姬帶過這個話題之後示意要妮可和她出去
 
 
「繪里還是沒來?」
「嗯-估計今天是不會來了」
「……嗯………似乎…有點麻煩了」
「?」
 
 
真姬若有所思的樣子,巡完了負責的病房,離開了醫院
叮咚、叮咚
真姬來到了繪里的住處,按了幾次門鈴都沒有任何的回應,拿了手機撥了號碼也沒有回應
在無奈之下只好向亞里莎借鑰匙來開門了,聯絡了亞里莎之後,大概等了半個小時左右
亞里莎帶著鑰匙急忙的跑向自家門口,把鑰匙交給真姬之後又匆匆的離開了,回到工作崗位
 
 
「繪里」
「繪里-?」
 
 
客廳、廚房…不見人影,來到了房間門口,真姬也不客氣的推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躺在床上睡著的繪里,真姬上前撫摸了繪里的額頭,正發著高燒,相當得不安穩
感覺到真姬手心溫度的繪里,醒了過來,昏昏沉沉的呢喃著希的名字,並且握住了真姬的手
 
 
 
「…希……對不起………對不起……沒辦法…好好照顧妳……對不起………」
 
 
即使病倒了,繪里唯一牽掛的只有希
即使昨天說了那些氣話,繪里在乎的依然只有希
鬆開了握住了真姬的手的繪里又再度的沉睡
 
 
 
 
 
 
 
「嗯……………」
「醒來了?」
 
 
繪里皺著眉頭的坐起身子,靠在床頭
真姬伸手摸了繪里的額頭,燒已經退了
真姬鬆開手之後,繪里把雙腿曲起,抱著膝蓋,把頭埋了進去
 
 
 
「不是告訴過妳需要幫忙要說出口的嗎?為什麼要把自己逼到這種地步呢?」
「………」
「哈啊………妳這個人啊…………」
「要是我……不做到這種地步的話……似乎做為戀人失格似的………」
「……妳傻了啊,照顧病人照顧到連自己都倒了還談什麼失不失格的,這樣就已經失格了」
「………」
「說吧……把心裡的不愉快都說出來吧」
 
 
繪里陷入了沉默,真姬也坐在繪里的床的側邊
靜靜的等待繪里開口
 
 
 
「……我……很害怕………」
「嗯?」
「我害怕……我沒有盡心盡力的照顧希……希離開的話……大家會把矛頭指向我……認為是我的錯…………
我討厭……有這樣想法的自己………可是看著每況愈下的希……我就越無法克制這樣的想法……
所以勉強自己一定要盡心盡力的照顧希,至少……對得起自己……在別人眼裡……也會是個負責任的戀人………
但是我真的………已經快承受不住了………」
 
 
「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真姬長嘆了一口氣,坐到繪里的身旁
繪里把自己的臉埋得更深,一副自我厭惡的樣子
 
 
「繪里妳啊…總是喜歡替自己帶來一些莫須有的煩惱呢」
「………」
「希的狀況…確實越來越糟了,講難聽一點…不管妳認真或是不認真的照顧希…希照樣會離開」
「!」
「這麼說會輕鬆一些嗎?」
「………哈啊……一點也不,或許我打從心底的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