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05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L】繪希-小姐與流氓 vol.7

  
 
 
 
「救…救我…」
 
 
一位不知名的男子突然衝了出來跪倒在絢瀨的面前求救,
看起來有許多傷痕的樣子,身上也有血跡……
絢瀨身邊的SP立刻衝上前試圖架開那名男子,卻被絢瀨老闆的手勢給遏止
那名男子表情看起來相當痛苦,老闆單膝跪地的關心地上的男子
 
 
「能站的起來嗎?」
「請您、救、救我………」
 
 
正當那名男子伸出右手想抓住絢瀨老闆的手時,聽見了腳步聲
是三名黑衣男子,很顯然是想帶走那名男子的樣子
絢瀨身邊的SP不論對方的來意,立刻護衛在前,對方見SP人數眾多,寡不敵眾
嘖了一聲離開了現場
 
 
 
「帶這名男子回宅邸治療吧」
 
 
老闆這一句話讓SP建言,不該這麼做的,畢竟是陌生人來歷不明,隨意帶回宅邸或許會有危險什麼的
老闆卻笑了笑搖了搖頭,下了指示
既然下了指示就必須遵從了呢…SP無奈的扶著這男人回到了絢瀨家的宅邸
一行人回來之後統堂見狀並不高興
 
 
「不該帶回來的,陌生人」
「沒關係吧?只是個傷患」
「不…我強烈建議老闆趁早把這男人送到醫院之後別再理會了」
「我說沒關係就是沒關係」
 
 
統堂不是不清楚絢瀨的個性,或許就是太過於了解才會直接建言
卻無情的遭到拒絕,這讓統堂相當不悅
既然如此也只能嚴密的監控那男子了,以免出了什麼差錯,統堂指派了兩名SP留在那名男子的身邊監視著
接著,絢瀨走向醫務室,在裡面包紮著病患的是西木野醫生
詢問了西木野醫生傷患的傷勢,除了一些擦、挫傷之外,較嚴重的是刀傷,已做好了處置
絢瀨關心的問了那名男子的名字
我是__丈…請您一定要救我…
丈再度的跪在地上懇求絢瀨一定要救他
絢瀨允諾了,扶起了丈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要求必須說明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丈緩緩的將事情一一告訴絢瀨-
自己也是間小型電子公司的社長,遭遇製造廠商惡意倒閉而無法出貨,捲款潛逃不知去向
下訂的其它公司、廠商…等等,得知此事件之後紛紛要求退費
支付了大筆的金錢在製造廠上,現金和存款所剩無幾,
雖有一部分先退款了,依然有大筆的金錢就算賣了家產也無法償還
而銀行方面也知道公司狀況,並不願意借錢
最後就連自己的公司也宣佈倒閉破產,變賣所有資產還是不夠償還
債主找上門來,揚言如果不還錢就要他沒命之類的,才會落得此下場
在被追殺的時候才會逃到這附近來,想碰運氣看能不能遇見在日本非常有聲望的絢瀨老闆,希望能獲得協助
聽完這樣遭遇的絢瀨雖然心生同情,但也派人調查此事的真偽
確認之後,借了大筆的金錢給了丈,丈不斷的感謝絢瀨,也離開了宅邸
 
為了這件事情統堂對絢瀨發了脾氣,雖然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立場,但這樣的行為也實在太離譜
統堂怎麼想都認為這是一場陰謀,為了來騙取老闆金錢的陰謀
老闆竟然這麼輕易的借了一筆說不定那男人還不起的金額,實在太誇張了
而絢瀨認為幫助他人並不是件壞事,況且那筆錢也不過就是零頭而已,再賺就有了-
平日也對一些孤兒院、慈善機構…等弱勢團體捐款,這點錢根本不算什麼
也正因為絢瀨公司雖收入不薄,卻也大方幫助弱勢的行為,樂善好施,有著很好的名聲
而此事讓兩人留下了心結
 
過了大約兩週,丈再度來到了絢瀨宅邸
統堂根本不願意接待的看見他就離開了現場
絢瀨看著統堂離開的背影,相當的落寞…
內心雖五味雜陳但還是先擱置吧
 
 
 
「今天怎麼會來?」
「我…有個不情之請…我想在您的底下工作抵我所欠您的債務」
 
 
絢瀨想了想,倒也不是不行
只是真的這麼做了統堂八成會發脾氣
絢瀨真的不明白為何統堂會如此憤怒,後來瞞著統堂替丈在分公司安插了職務,從基層開始做起
統堂得知此事,兩人再度起了口角
 
「我說那傢伙肯定有其他意圖,為何您不願再做更多的評估?」
「他是個老實人,給他個機會又有何不可?」
「和您無法再談下去了,以後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管了」
 
 
烙下此話後的統堂,確實不再插手這件事,絢瀨雖覺得落得輕鬆,但內心卻有股難以言喻的苦澀
 
 
大約過了兩年,就絢瀨的觀察而言,丈確實是有能力的人才足以經營一間公司
而丈也對絢瀨畢恭畢敬,雖被其他人認為是在阿諛諂媚,但丈也不以為意
絢瀨認為讓他留在基層太可惜了,決定把丈留在自己的身邊
 
 
丈自從成了老闆身邊的貼身秘書之後,統堂和絢瀨之間的結就更深了
原本感情好得跟親兄弟似的兩人…現在卻形同陌生人,即使在走廊上見面也不打任何招呼
統堂很清楚這樣忤逆自己的老闆什麼的並不是家臣該有的行為,但那口氣就是嚥不下去
 
 
「那個…絢瀨様…我聽說因為我的緣故…讓您和統堂さん不合了…?」
「…沒這回事」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願意回到原本的工作崗位…不希望您為了這樣的事情煩心」
 
聽見這樣的話語讓絢瀨很感動,反而認為統堂太小家子氣
只要一有機會,丈便會不斷的示弱並且進言
這全讓絢瀨認為是統堂在找丈的麻煩
一天,兩人又為了這件事情起了爭執
最後依然沒有結果,統堂不願意讓步,而絢瀨執意要把丈留在身邊
 
「…既然老闆執意這麼做,那麼我也做好準備了,我要離開這裡」
「等、統堂!你太任性了」
「任性的是老闆不是我」
「回來,這是命令」
 
統堂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看著統堂離開的背影
絢瀨相當憤怒的下了指示,不准再讓統堂踏進公司一步,也不准再有任何和統堂的接觸
這可讓丈高興了,唯一的眼中釘就這樣消失在自己面前,絲毫不費吹灰之力
既然沒有此等顧慮,丈便更加變本加厲的向絢瀨提出想自己經營一間公司的事情
原本就看好丈的絢瀨,在丈提出這件事情之後便開始評估
接著交給了丈一間分公司,這樣的行為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彈,但礙於老闆的權威之下沒有人敢吭聲
丈接到公司的那年,是進到絢瀨家的第三年
 
 
很快的五年過去了-
丈也沒有讓絢瀨失望,公司幾乎是年年盈利,比起其它分公司要賺得更多
在這天,絢瀨收到了一張黑函,上面沒有屬名
內容大致上寫著關於丈的事情,掏空公司、轉移財產…等字眼
絢瀨不當一回事的直接揉掉,卻沒想到接二連三的接到這樣的電話或是黑函
雖報警處理這樣的事情,發話地點是公共電話,黑函沒有經過郵局或任何的寄件通路…根本無從查起
後來絢瀨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丈
丈露出相當驚訝的表情而後露出了難過的表情
絢瀨拍了拍丈的肩膀,告訴他樹大招風,別擔心…我會保護你的
丈點了點頭…心裡有個底…開始對這件事情做了防範
 
黑函和電話的風波平息了一陣子
這一天,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來了絢瀨的私人電話
絢瀨倒是很想了解這陌生人究竟是誰,或許就是幕後黑手也不一定
 
 
「喂」
「絢瀨様、お久しぶりです」
 
這個聲音,是絢瀨熟悉的聲音
已經…有五年不曾聽過了呢…這低沉且帶有些沙啞的聲音
 
 
「統…堂……」
「はい、私です、絢瀨様…近來好嗎?」
「嗯…嘛…還算可以」
「我想…和絢瀨様見個面,單獨兩人聊聊…好嗎?」
 
絢瀨來到了統堂指定的料亭,由老闆娘接待來到了包廂
來到包廂門口有些緊張的絢瀨拉了拉自己的領帶,稍作整理
門打開之後,看見得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人-
這些年來不曾忘過的臉龐,雖然下了那些指示…也不過是因為在鬧脾氣什麼的才這麼做的
根本不是真心想這麼做,以為這樣就能讓統堂回心轉意,沒想到統堂就這樣消失了五年,讓絢瀨相當難過
如今見到了統堂讓絢瀨感動萬分的上前抱住統堂,而統堂也抱著絢瀨拍著絢瀨的背
 
 
「你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可不曾忘記過您呢絢瀨様……可別哭了啊…」
「才不會……」
 
叩叩
聽見了送餐點的服務人員敲門聲,絢瀨才鬆開抱著統堂的雙手
將餐點擺滿了桌上之後,服務人員離開了
 
 
「我有些重要的文件想交給絢瀨様」
「?」
 
 
絢瀨拿起文件觀看,從一開始皺眉之後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再來轉為憤怒
是,這是丈的犯罪證據,包含真假帳目,一些虛偽的交易內容和金錢流向…等等
 
 
 
「嘛,起初我真的很憤怒的離開了絢瀨様,但我說什麼也不甘願就這樣把你讓給丈,於是我派人臥底進入了那間公司…設法取得丈的信任,
沒想到那傢伙做事真是嚴謹…而且相當防範身邊的人,花了一點時間才弄到手的證據…不過那間公司大概也沒錢了吧,帳面上看到的應該只是數字而已」
「我要馬上去找他」
「別這麼著急,先把這些證據收好,慢慢的再拆穿他…面對那隻老狐狸可要小心為上,我暫時還會繼續裝作沒有聯繫的樣子,我會再用那個號碼和絢瀨様聯絡的」
 
 
 
來到了12月25日當天
絢瀨無法再忍耐的帶著證據打算和丈談這件事情
帶著充滿期待過著聖誕節的繪里來到和丈約定見面的酒店
在開車的途中絢瀨聯絡了統堂,統堂在電話的一端不斷的阻止絢瀨這麼做卻徒勞無功
嘖,這傢伙真的很固執…一但做了什麼決定任何人都無法改變
統堂正在東京國際展示場參加貿易展,聽見絢瀨說的話立刻趕回秋葉原
不到半小時的路程卻一路塞車讓統堂相當焦急,他一個人去面對那傢伙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絢瀨來到了約定的房間2525號室,再次打了電話給統堂
 
「我在__酒店」
「__馬上離開那裡」
「你終於…肯叫我的名字了呢」
「那不重要,快點離開那裡…聽我-」
 
 
 
B-
電話被切掉了
 
「你這笨蛋!!!!」
 
 
一邊喝酒一邊談事情的兩人,開始談到淘空公司這件事情
絢瀨激動的用了俄語和丈對話,而丈因為公司貿易來往俄國對於俄語早已精通
也把裝了證據的箱子放在丈的面前,告訴他雖然對於這件事情相當憤怒
但如果把錢還回來,願意放過丈
丈並不願意接受拿起酒杯往地上砸
絢瀨並沒有預想到這樣的狀況,把小繪里推向自己的身後
但更讓絢瀨沒想到的是丈拿出了槍指著絢瀨
 
『還真是單純啊絢瀨__,到手的錢怎麼可能吐出來』
『你…這傢伙』
『哼…我打從一開始接近你就是為了錢,不然你以為是?』
『你這忘恩負義的卑鄙的小人』
『嘛、一開始的苦肉計也是我設計好的,但沒想到你這麼好騙,還不多虧了你先把統堂那礙事的傢伙弄走了,我也沒辦法這麼順利的進行呢,哈哈哈哈哈』
『混帳……』
『其他的話你下去和閻王說吧』
 
 
 
 
 
「呀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要……」
「啊啊-------」
 
 
絢瀨心臟中槍噴出的鮮血飛濺到繪里的身上跟臉上,
繪里無助的哭喊抓著倒在地上絢瀨的手臂
 
 
「爸爸、爸爸--」
「快逃--快回俄羅斯…是我…對不起…妳和…統…堂…………替我…向…統堂…道……唔噁……」
 
 
絢瀨說完幾句話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反應了
丈拿著槍指著繪里
 
「接下來輪到妳了」
 
 
碰、碰--
磅-
就在統堂問到房號破門而入之後卻沒有看見丈的身影
丈躲在門後,在統堂進到屋子之後便拿著裝滿證據的箱子悠然的轉身離開了飯店
統堂看見躺在地上的絢瀨和滿身是血的繪里,抱起繪里離開了現場,現場也被警方拉起了封鎖線
安置好繪里的統堂來到了放置絢瀨的太平間
 
 
「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保護你…讓你離開了人世…也讓統堂家蒙羞…雖然很可恥……
但你最放心不下的女兒…__、我一定會背負著所有罪惡感和自責,帶著贖罪的心情,代替你好好照顧那孩子的」
 
統堂,在已冰冷的絢瀨前,落下了淚水
帶回絢瀨的統堂暫時將絢瀨葬在離宅邸不遠的山坡地
結束了在日本的所有公司,把錢帶回俄羅斯,離開日本--
 
 
 
 
 
 
 
「妳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什麼意思?」
「嘛、統堂那傢伙…是我的眼中釘…是麻煩的傢伙,怎麼可能會自殺,當然是被自殺了,呵呵呵呵…」
「什麼…」
「還沒處掉的心頭大患當然要除掉,這樣就沒有任何人知道我犯罪的事實了…雖然我也賺飽了離開那裡了」
「………」
「順便告訴妳一件事情……」
「?」
「仔細聽好了」
「嗯…」
「妳、是我、強暴了妳母親之後生下來的孩子」
「………………………」
 
 
 
希聽見這句話腦袋一片空白,
他在…說些什麼呀……咱是…母親被………什…麼?
希一時間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處在震驚狀態
 
 
 
「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後來那女人纏著我,要我為孩子著想,至少讓孩子有父親,以後才不會被欺負什麼的,我答應了
,答應了之後,我就開始計畫要在什麼時候讓妳母親死了才能讓我獲取大筆的金錢才和她登記,我根本就不愛妳母親」
「………………」
「幸好妳這傢伙長得像我,像妳母親的話我早就把妳捏死了」
 
 
東條_捏著希的下巴說著這些話
流著這種人的血液和外貌真是噁心…希感覺到一陣噁心…乾嘔了幾聲
 
 
「我故事說完了,有什麼疑問嗎?」
「既然統堂被自殺了,為什麼當初不連繪里一起殺了?」
「哦,因為我有自信那傢伙就算再來找我,也一樣會和她父親有相同的下場,他們父女倆一樣愚蠢,我可是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呢-」
「所以你現在的公司全都是用絢瀨的錢得來的嗎?」
「對~妳所看到的一切全都要感謝繪里的父親呢…呵呵呵」
 
 
希無語了,為什麼自己的父親是這樣十惡不赦的壞人
雖然感到憤怒…卻同時有著悲傷…和痛苦的心情
自己是被強暴所生下來的孩子,自己的父親殺了辛苦養育自己的母親
自己父親殺了自己喜歡的人唯一的父親,現在要自己去對付自己喜歡的人…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喂,妳聽完了,到底答不答應去對付那小女孩?」
「……」
「喂-說話啊-」
 
東條_賞了希一個耳光,希的嘴角再次流下鮮血
希雖然還無法平復受到打擊的心情,但是…為了保護繪里-
只能選擇答應這件事情,這樣這男人暫時就不會出手傷害繪里
還能勸繪里離開或是其它做法
 
 
 
「……別打了……咱答應你-」
「這樣才是我的乖女兒」
 

東條_胡亂的揉了揉希的頭髮,交給了希一把掌心雷,希緊緊的握著這把手槍
單槍匹馬的來到了絢瀨宅邸--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