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05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L】繪希-разлука vol.2



 
 
 
 
 
 
「嗯………」
「醒來了嗎?」
「絵里…ち…?」
 
希微微的張開雙眼,看見繪里的身影
迷濛的雙眼張開了之後,才想起來自己好像和繪里見過面
 
「太好了,妳醒過來了」
 
繪里露出安心的笑容
希也回以溫柔的笑容
 
「吶、絵里ち…」
「嗯?」
「妳還是離開咱吧…別再留在咱的身邊了」
「為什麼…要這麼說?不是已經決定要繼續在一起了嗎?」
「那是絵里ち一廂情願罷了」
「……希」
 
繪里有些不悅的注視著希
希將頭偏向一側,不願和繪里互視
僵持了好一陣子之後繪里開口了
 
 
「我已經做好要陪妳走完這一段路的心理準備了」
「………」
「如果妳再說什麼要我離開之類的話,我不會原諒妳的」
「絵里…ち……咱真的不想讓妳面對咱會死亡的事實」
「我一定要陪妳走完這一生,就算妳剩下沒多少的時間,過去我對不起妳太多了,現在…是我唯一能彌補妳的時候了…」
「絵、……哈、哈啊……」
 
哈啊、哈啊、……
希突然呼吸困難了起來,繪里直覺的按了呼叫鈴
真姬進來了,轉高了些希的床背,讓希能夠順利的呼吸
一直到希臉色發白,真姬拿起一旁的呼吸器罩在希的口鼻上,按下開關
希的雙手扶著呼吸器,用力的吸著空氣
過了一段時間後希的呼吸回覆了平穩
而一旁的真姬告訴繪里,如果希接下來呼吸困難的時候就照這樣做,交待完之後真姬離開了
而繪里輕輕的扶著希的肩膀
 
 
「對不起…請讓我留在妳的身邊照顧妳…希…」
「絵里、ち…」
 
 
繪里受傷的眼神讓希很難過…希不曉得究竟該怎麼表達,繪里才能明白待在自己身邊只能接受更殘忍的事實
即使繪里真的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在離開的那刻絕對會更加心痛的……自己有很深的感受
過去時常轉學離開了許許多多剛認識的同學,雖然不是死亡,但也接近了…因為都不會再見面了
只是離開了剛認識不久的同學就這麼的難受,如果是自己最心愛的人呢……那一定會更加難受…
那種感覺…有時候想想……既然總有一天會離開又何必相識……
如果早知道自己遲早有一天會離開…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讓咱認識繪里………
為何要讓我們兩人都這麼痛苦呢……
 
 
「希?」
 
看希發呆了好一陣子,繪里輕輕的搖了搖希的肩膀,擔憂的看著希
希搖了搖頭卻面無表情的垂下眼簾
 
 
「絵里ち妳該回去了」
「欸?」
「醫院的面會時間只到晚間八點哦」
 
 
繪里伸出左手看了看錶,七時五十五分,的確是到了該回去的時間
繪里輕輕的握住希的右手並且表示明天會再來
希依然垂下眼簾沒有做任何回應,繪里依依不捨的到門口回頭看著希
希則是把頭偏向窗邊,看著窗外繼續發呆
離開之後的繪里,站在一樓往六樓的窗戶看上去,雖然繪里看不見希,但是希卻看的很清楚
希看著繪里離開的背影,心中又是一股酸楚
這樣的折磨和痛苦…究竟何時才能結束………………
 
 
在離開前仔細的問了真姬希的病情,正確來說是肺腺癌合併骨轉移
回到家裡的繪里開始找尋和肺腺癌還有骨轉移的相關資料
肺腺癌(lung adenocarcinoma)是肺癌的一種,屬於非小細胞癌。大多起源於較小的支氣管粘膜分泌粘液的上皮細胞,
因此大多數肺腺癌的早期症狀位於肺的周圍部分,呈球形腫塊,靠近胸膜。
不同於鱗狀細胞肺癌,肺腺癌較容易發生於女性及不抽煙者-推斷有可能肇因於廚房的油煙與空氣汙染,或身心壓力、飲食失調。
症狀:咳血、胸痛、呼吸困難及呼吸出現喘鳴聲……等
癌患者有骨轉移,預後大多不佳,一般視各類不同癌病,病人的存活期而有差異-
繪里越看越感到心疼,為什麼病痛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為什麼會在這麼善良的孩子身上
希究竟做錯了什麼事情,上天要如此懲罰她
大明神大人,能不能請您讓希恢復健康………或是由我來代替她受苦………
 
 
繪里回想起在妮可把繪里拉走之後的事情
如果繪里沒有面對的勇氣就趁早離開吧,半調子的態度只會讓希更受傷
如果妳真心為了希好,妳就必須更加堅強,即使再難過也不該在希面前落淚
希承受的痛苦比妳痛上好幾倍,不、是百倍,不只是身體、就連心裡也是,妳沒有難過的資格,而且現在是希依賴妳的時候了
語畢,妮可拍了繪里肩膀之後離開了
不堅強是不行的呢…希還需要我…
繪里思考了一段時間之後,即使必須分離,也希望希是笑著離開的
繪里下定決心抬起頭往希的病房走去
 
 
 
 
接下來繪里依然每天到希的病房照顧希
希表現的態度相當不領情,繪里很清楚希是為了把自己趕走才這樣
這天,繪里準時在十點來到了醫院,換了證件之後往希的病房上去
才剛開門便看見希的右手沾滿了血跡,就連病袍上也是,看起來像是手沾到血跡之後,沒注意讓手碰到病袍,袍上留有看起來像手指的痕跡
繪里快步走向前去,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拭著希的臉,一邊注視著希的雙瞳,希自然是別開眼神
接著擦拭著希的手指,此時護士進來了,進來換點滴,護士把左手背上點滴插著針筒那端拔起,塞住
希的左手暫時得以休息,護士離開前告訴兩人,那是西木野醫生交代的,好好的替希整理一下儀容,結束之後按下服務鈴會再進來換上點滴
謝謝……兩人同時道謝
 
 
「妳的確是該好好的整理一下了,小髒鬼」
 
繪里揉著希凌亂的髮絲,希不滿的鼓起臉頰
好啦,乖,來-繪里伸出雙手要希抱著她
希相當不願意配合
真是沒辦法呢,繪里直接把希公主抱了起來
呀-
病人還這麼不配合
姆唔
 
抱起來感到希的體重確實輕了不少,之前還會抱起來之後開玩笑說變胖了抱不動什麼的,然後被希一陣搥打,現在連開玩笑都說不出口了
來到了浴室繪里讓希坐在裡面的圓凳上,繪里俯視著希
 
 
「把衣服脫掉,讓我看妳的身體」
「欸??」
 
希羞紅了臉,但繪里看起來很認真的樣子
明明自己不是要把繪里趕走的嗎?為什麼現在變成必須聽繪里的話了
 
「聽話」
 
希紅著臉別開繪里的視線,把衣帶解開,拉開衣服露出肩膀之後整個脫了下來
繪里觀察著希的身體,真的瘦了很多,肋骨相當明顯,手肘上滿是瘀青和注射的痕跡
繪里彎下身親吻希的左頸
 
「嗯………」
 
一陣鳥肌的感覺,讓希發出了聲音
繪里吻著,連舌頭也舔著,發出了啾、啾的聲響
唔嗯…………
希抓著繪里的衣服忍耐著一陣一陣的酥麻感
 
「絵里ち住手………啊嗯…」
 
繪里含著希的左耳
啾、哈嗯……哈啊、嗯、啾
 
「哈啊……嗯………不要………」
 
 
繪里鬆開了希的耳朵往嘴唇湊去
輕輕一吻之後是更深刻的吻
吻著希的唇,含著希的唇,吻起來有些血的銹味
將舌頭深入交纏…
鬆開雙唇,繪里捧著希的臉頰直視希的雙瞳
 
「我愛妳,希」
「………」
 
希依然沒有回應,但是紅著臉別開,表情看起來和緩了許多
 
「讓我陪在妳身邊,好嗎?」
「絵里ち………」
 
希輕輕的點了點頭
討厭,還是沒有辦法推開絵里ち,果然在這種時候,最想依賴的人不是真姬還是絵里ち………
希最後還是接受了繪里陪伴在自己的身邊
繪里褪下了希所有的衣物,替希好好的整理了一番
希,把左手舉起來
唔…絵里ち不要摸奇怪的地方!
不摸這裡怎麼洗
啊嗯,不要…摸了…!
為了避免感冒、繪里拿起毛巾擦了擦希的頭髮,穿好衣服之後抱回床上就馬上幫希吹頭髮,替希綁頭髮
 
 
「像這樣的光景很久不見了呢」
「是呀,自從妳不顧我的感受逃離我那時開始」
「唔、對不起嘛」
「ふふ,接下來還是可以像以前一樣幫妳綁頭髮了」
 
繪里並沒有責怪希,只是邊順著希的頭髮邊唸了兩句
看見希充滿歉意的表情,讓繪里摸了摸希的臉龐露出微笑
很快得一天又這麼過去了……兩人心中相當清楚,這樣幸福的光景…剩下沒多少時間了……
 
 
 
 
 
 
 
 
 
 
-----------
-----
 
 
 
 
 
 
 
 
 
 
 
 
 
 
 
 
 
 
 
 
 
「……噁………唔噁………」
 
 
這天希原先躺在床上,卻因噁心不止的坐在床上乾嘔
希想起來了大概是化學治療帶來的副作用,雖然能夠減輕對骨轉移的疼痛,但是副作用卻讓希的身體不堪負荷
說不上來的全身身體不舒服的感覺讓希非常難受的抓著綿被…摀著嘴部
 
「絵、里ち……」
 
希痛苦的喚了繪里的名字,這天不曉得為什麼的已經中午過後了繪里還沒出現
嗚…
強烈的胸口疼痛和噁心感…呼吸也開始困難了起來,一邊摀著嘴部一邊抓著胸口、眼角浮出淚光
哈啊…………噁……
希決定起身到化妝室,或許吐出來會好過一些
卻在下床的時候從床上滑下來跌在地上,原本打著點滴的手背上的針也硬生生的拔了起來,就連額頭也撞到地板
 
「-----------…」
 
 
疼痛到無法發出聲音的希,虛弱的沒有力氣再站起來,索性趴在地上掉著眼淚,感覺到手背上流出的液體和全身的疼痛……
希甚至覺得就這樣死去吧、或許是一種解脫…
但是當繪里笑著的表情從希的腦海中閃過,希感到非常矛盾
咱現在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活著…絵里ち…
哈啊-空氣好像越來越稀薄了、好像不是稀薄…是自己漸漸的吸不到空氣了…腦袋好像…也快一片空白…咱要死掉了嗎……希的眼睛也瞇了起來…
 
希!!
 
是熟悉的聲音…是大明神大人要來接咱了嗎--……
--
---
----希閉上了雙眼
 
 
 
 
 
 
 
 
 
 
 
「……」
希微微的睜開了閉著的雙眼,額頭上貼著紗布,戴著呼吸器發出微弱的呼吸,
模糊的映入眼簾的依然是那熟悉的身影,希很清楚那是繪里的身影
 
「原來咱還活著呀……」
 
希面無表情的吐露出這幾個字來,希不想看繪里的表情,因為繪里的表情一定很難過
希…對不起……
是熟悉的聲音呢…希並沒有回應
咱又讓絵里ち這麼難過了……為什麼呢…為什麼咱還活著呢…
咱活著只是帶給身邊的人痛苦而已……自己痛苦卻必須要拖累別人,尤其是絵里ち、真姫、妮可……
如果能就這樣死掉的話就好了……希哀莫大於心死的這麼想著,這樣就不會再麻煩任何人,也不會帶給任何人痛苦………
繪里擔憂的望著希,伸出右手輕輕的碰了希的肩膀,希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凝視著遠方
 
 
「對不起………」
「絵里ち不要道歉了,不是妳的錯」
「對…不……」
 
雖然希的頭並沒有轉回來,但聽見希的聲音,繪里哽咽的無法把最後一句道歉說完
繪里以為希生氣了,才會沒有任何的反應,自責的不斷的道歉
原本一直別向一邊的希查覺到繪里的淚水滴落在自己身上
將頭轉了回來,伸出了吊著點滴的左手試著想拭去繪里的淚水
繪里握著撫摸著自己臉頰的希的左手,無法克制的繼續落下淚水
明明下定決定要堅強不再哭泣的…卻……………
 
 
 
 
 
 
 
 
 
 
希!!
繪里才剛來到醫院,打開房門便看見希倒在地上,手背上還有血的痕跡
馬上走了出去找來真姬
真姬來到了現場皺了皺眉頭,看了繪里一眼
真姬的眼神並沒有任何的意思,繪里卻認為那是在責怪自己的眼神
在治療結束前被關在門外的繪里,充滿了自責
早知道…就不要今天去買了……早知道…就先過來了…早知道…就不要離開希了……早知道…就先麻煩真姬照顧了……
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論繪里在心裡說了多少的早知道都已無法改變自己沒有好好照顧希的事實
繪里靠在牆邊,低著頭
 
咔嚓
真姬開門走了出來
 
「呼吸性休克,希已經沒事了,現在睡著了」
 
走向繪里面前,繪里緩緩的抬起頭來
真姬伸出了右手拭去繪里沒有發現自己臉上流著的淚水
 
 
「病人的狀況原本就無法預料的」
「照顧病人的壓力相當大,尤其是癌末的病人,在這裡也時常看見照顧病人的家屬到最後受不了壓力自盡了,
或者是到最後把臥病在床的病人殺了的案例」
「所以妳別再自責了,這樣只會讓妳更痛苦,一定要放下這些事情…如果真的受不了了,一定要說出口,我一定會盡力協助妳的」
 
繪里根本聽不進真姬所說的話,滿滿的自責和罪惡感無法釋懷
走進病房裡看見希戴著吸呼器不安穩的睡顏,繪里掩著面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掉著眼淚,忍耐著擔心發出聲音會把希吵醒
過了好一陣子繪里情緒稍微回復平穩,靜靜的陪在希的身邊,直到希醒來為止--
 
 
 
 
 
 
 
 
 
 
希拿下了呼吸器,告訴繪里已經沒事了,繪里擤了擤鼻子
 
 
「吶,希…妳…是不是在忍耐些什麼?」
「欸!?絵里ち在說…什麼?」
「希很難過吧…我指的是心情」
「…………」
「總是看見我難過的樣子,所以妳才不願意哭泣的吧……明明都已經這麼病重了還在替我著想嗎…」
「沒、沒有……」
 
希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心虛
繪里撫摸著希的臉龐,希垂下了眼簾
 
 
「吶、希…能當做是我最後的願望嗎?」
「什麼?」
「把妳的情緒渲洩在我身上…」
「…………」
「一直以來都受著妳的照顧,總是妳在承受我的情緒,這樣太不公平了…至少…剩下最後的時間…能讓我承受妳的情緒…」
「絵里ち…」
「不要再裝做沒事的樣子了,痛的時候告訴我痛…不開心的時候也告訴我不開心…難過的時候也告訴我難過…什麼的,不要再顧慮我了好嗎?」
 
 
聽見繪里這麼說,希紅了眼眶,心死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這麼容易,那麼一直以來就不會為了分離這件事情感到難過
一直以來總是逆來順受,跟著他人的情緒走,自己似乎連自己的情緒都忘了
這樣的習慣雖然不是件好事,但是只要身邊的人開心,自己稍微忍耐些也無所謂了
尤其是看見繪里的笑容,和繪里在一起很幸福,真的…很幸福,就算不做些什麼只要兩人在一起就會很幸福---
原來…絵里ち一直都有在注意咱的心情嗎…啊啊…絵里ち……
 
 
「咱真的…可以在絵里ち面前任性嗎?」
 
嗯…!繪里用力的點頭
希握著繪里在自己臉龐的右手,落下了淚水
 
「那麼…絵里ち也不要再偽裝自己的情緒了…」
「欸!?」
「這段日子時常都快哭出來了還裝做在笑的樣子…看了令人很心疼…而且看起來很虛偽哦」
「欸~不愧是希…真是容易看穿我…」
 
 
兩人眼角帶著淚水相視而笑
總覺得把這些話說出來真是太好了…兩人有著相同的心情
看著雙方痛苦卻又沒辦法開口說些什麼,擔心互相傷害對方…一直以來都裝做沒看穿這些事情
在今天終於能夠直接的說出口了…這樣對雙方來說…或許是件好事也不一定
 
 
 
 
「希……」
「絵里ち……」
 
 
繪里彎下身吻了希的雙唇------
 
 
 
 
 
 
 
 
-----------
-----
 
 
 
 
 
 
 
 
 
 
 
 
 
 
 
 
 
「吶、大家…能夠…幫我一個忙嗎…?」
「?」
 
 
 
很快的,來到了十月份-
是繪里生日的月份,向來都會好好過節的繪里
這個月也正在計畫著自己的生日該怎麼和希一起渡過
雖然是在醫院裡,總是有些安靜的慶祝方式什麼的
而且病人心情愉快對身體的健康也有幫助………
於是繪里一大清早就打電話給其它七個人麻煩她們一件事情--
 
 
準時來到西木野病院的繪里,和櫃台服務人員混熟了
得知自己喜歡的人即將面臨死亡不離不棄的每天到醫院來照顧什麼的,讓櫃台人員頗為感動
即使忘了帶證件也會讓繪里通融過去-這天繪里就忘了帶了-
 
 
「え、え-と…證件呢……」
 
繪里翻著自己褲子的口袋還有包包就是找不到證件
阿勒、啊勒…?
 
「對、對不起,我好像沒帶證件的樣子,我馬上回去拿」
 
 
繪里正打算離開時被櫃台人員叫住
今天我值班到晚上,就讓妳過去吧~記得要準時出來哦
啊…這樣…可以嗎?
沒關係,快進去吧
謝謝妳…
 
來到病房的繪里馬上和希說了自己忘了帶證件的事
希露出了微笑、繪里倒是很不好意思
 
「阿勒,絵里ち今天為什麼穿著西裝?早上出席了什麼場合嗎?」
「沒有啦…只是…」
 
叩叩
聽見了開門聲,進來的是真姬,做了些簡單的檢查
今天希提出了想到外面散步的建議,而真姬也允許了
原先希會一直住在病院有一半是為了躲避大家,另一半是真姬為了能夠讓希得到更多的治療和照顧
只是沒想到現在已經是惡化到非住不可了
 
在得到西木野醫生的允許之後,準備了攜帶式氧氣瓶和一些藥物以備不時之需
而希也戴了口罩準備外出,只是繪里相當不放心希自己走路,還是借了輪椅推著希到外面去
被希說了絵里ち真是過保護,繪里不以為意的認為應該這麼做的,堅持推著輪椅出去,最後凹不過繪里只好讓她推出去了
穿上了薄外套,外出之後,許久沒呼吸到新鮮空氣的希稍微的把口罩拉了下來深呼吸,露出很滿足的神情
一路上希和繪里有說有笑的,看見希的笑容繪里也覺得很開心,總覺得很久沒看見希打從心底的開心了
接下來希表示想到神田明神走走,繪里也推著到了神田明神的正門
 
 
「欸…不走男坂嗎?」
「輪椅上不去」
「可是咱想爬上去呢…」
「不行」
 
被繪里堅決的否定了的希,只好哀求繪里讓她從正面走上去
在希的軟硬兼施之下,繪里總算是勉強同意讓希用走的上神田明神
而輪椅則是借放在天野屋的門口
婆婆許久不見希,關心的問了希的近況
 
 
「啊啦,希ちゃん,好久不見了、生病了嗎?怎麼推著輪椅來了」
「對不起呢,讓婆婆擔心了,咱只是感冒了而已,沒什麼大礙的,是絵里ち太過於擔心了」
 
希為了不想讓婆婆擔心撒了謊,之後和繪里一起向上走
婆婆看著希的背影露出了擔憂的神情,那背影似乎…很快就會消失似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