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05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L】繪希-小姐與流氓 vol.6

 
 
 
 
 
 
 
 
 
「……」
 
明明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了,診間門口也掛上了休診
希卻依然坐在辦公室裡的沙發上,神情看來十分的憂傷
 
【如果妳不過來我也會親自過去接妳】
 
希的腦海裡不斷的浮現這句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希依然沒有任何的動作
回想起第一次被強迫帶上車似乎是因為繪里的生日宴會
從那天開始-漸漸的對繪里有著不同的心情…
希想著繪里的笑容,不論是靦腆的、開心的…看起來都是那麼的天然無害的樣子
看見繪里的笑容也會讓自己很開心的…
為什麼…今天會變得這麼冷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今天的眼神…似乎在哪裡看過…
……
啊啊…是那天啊…救了繪里的隔天早上啊…
希的雙手掩著自己的臉,長嘆了一口氣
抬起頭來看了看時間,已經晚間八時三十分
真的該離開了…
 
 
 
希離開了醫院,走向繪里宅邸的方向
一路上相當的忐忑不安,該如何面對繪里…又該說些什麼…
 
 
 
 
 
 
 
 
 
 
 
 
 
到了宅邸的大門口
希感受到的目光非常的不友善,比起先前,這次充滿了惡意…
希正在門口猶豫不前時-
 
「恭候您大駕多時了」
「啊…謝謝您」
 
在門口領著希進去的是畢恭畢敬的英玲奈
穿過中庭到了本邸,走向二樓的會客室
 
 
「請您在此稍等一下」
 
 
英玲奈離開之後大約過了三分鐘
門打開了,進來的是繪里,是面無表情的繪里
後面跟著的是英玲奈,端著西式茶具進來
繪里坐在希的面前後,英玲奈將兩個瓷杯注滿,隨後離開房間
繪里端起了面前的杯子並啜飲一口
 
 
「今天的紅茶味道真不錯」
「……」
 
 
希並沒有打算要喝的意思
 
 
「…就單刀直入問了吧,絵里ち想要說些什麼?」
「真是的,這麼著急嗎」
 
 
繪里把紅茶喝完後放下茶杯,緩緩的開口
 
 
 
「妳啊、是真的不知道嗎?」
「什麼事情?」
「別裝蒜了啊-」
「咱真的不懂妳在說什麼…」
「關於我的仇人的事情」
 
 
希不解的看著繪里,繪里露出不耐煩的神情
閉上雙眼緊鎖眉頭將身上的槍拿了出來
張開雙眼的同時也將槍口指著希
 
 
「!?」
「還是不願意說實話啊?」
「咱真的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那我再說的清楚一點好了,妳的父親東條_,也就是我找了許久的仇人」
「什…麼……?」
 
 
聽見這句話的希睜大雙眼訝異的看著繪里
這…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種事…
希根本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但看見繪里的態度,這件事情似乎是真的…
 
 
 
「嘛、算了,給妳兩個選擇」
「?」
「一,站在我這裡成為我的同伴,二,不站在我這裡那我會對付妳。」
「………」
「給妳一星期的時間考慮」
「是在威脅咱嗎?」
「ええ」
 
 
繪里的左手一邊比著1和2的手勢,一邊威脅著希
希沒有任何的回應,而且…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就要做出選擇什麼的
至少、至少要讓咱了解一下狀況
在希思考的時候陷入了一片沉默
繪里瞥了希一眼之後把槍收了起來,走出門外
英玲奈,送客
英玲奈進門來,請希離開
 
 
 
 
 
 
 
 
 
 
 
 
 
「……」
 
希走在回家的路上,依然無法平復受到衝擊的心情
自己的父親是殺了自己最喜歡的人的仇人
現在自己最喜歡的人威脅自己成為自己父親的敵人
是這樣的意思嗎?
雖然原本就因為母親的事情厭惡父親,但說什麼也沒有要對付自己父親的意思…
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絵里ち知道了這件事情,一定會受到比咱更重的打擊吧…
 
 
 
 
回到家中,躺在床上放空,看見繪里還沒拿回去的西裝掛在牆上
 
 
妳叫…什麼名字?
妳願意和我跳第一隻舞嗎?
我喜歡妳,希,總有一天,我要在NOZOMI前面冠上AYASE-
 
 
希掩著自己的臉,美好的回憶畫面依然不斷的浮現在腦海裡,
歷歷在目的回憶會因為自己的父親,就這樣成為過往嗎…?
為什麼偏偏是咱的父親…為什麼…
絵里ち………妳是不是…不會再喜歡咱了…呢?
面對無奈的現實…或許即將分離的兩人
這一夜,輾轉難眠直到天明--
 
 
 
 
 
 
 
 
 
 
 
 
 
 
 
 
 
 
 
 
 
 
 
 
 
 
 
 
 
 
 
 
 
「老闆,您這樣…是不是對東條希太苛刻了些…?」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在還沒確定她的立場之前,我不能輕舉妄動」
「話是這麼說沒錯…」
「如果判斷錯誤,影響的不只是我個人,而是整個團體」
「嗯……」
「我到現在…還是喜歡著希的…只要…她願意站在我這邊,我會試著相信她的…」
 
 
 
繪里眉頭緊鎖,十指交叉的將手肘撐在桌上凝視著遠方,眼神裡透露著一絲悲傷
 
 
 
 
 
 
 
 
 
 
很快的一週過去了,原本熟悉收著她的訊息的習慣也在這週結束了,心裡大概有個底了-
希做好了心裡準備等待著繪里
約莫晚間九時,希的手機響了
這倒是讓希挺意外的,竟然是透過電話聯繫
這麼不想見到咱嗎…?
 
 
 
 
 
 
「繪里-」
【……,上次問妳的事情,考慮的如何了?】
「…………」
【……我明白了,妳的回應】
「…等、絵里ち…」
【嗯?】
「那個……」
 
 
 
 
妳還喜歡我嗎…?
希在內心裡反覆著這句話
卻猶豫著問不出口
希害怕聽見的回應是否定句
但一想到之後說不定再也沒機會聽見繪里的聲音了,希決定提起勇氣問了繪里
 
 
 
 
「那個……絵里ち還喜歡著…咱嗎?」
【……っ、喜、歡喔】
「那如果不做為同伴,絵里ち不能相信咱嗎?相信咱不會背叛妳什麼的…」
【沒什麼好說的了】
「絵里ち!咱們之間的信任就只有這樣而已嗎?」
【我是很想相信妳的,但礙於妳的立場,我不得不懷疑妳-】
「懷疑、嗎」
【對】
「難道父親的過錯就必須算在咱身上嗎?妳認為咱接近妳是為了幫助我父親復仇…嗎?」
【………不是嗎?】
「…就因為這樣子,那先前的日子究竟…?」
【………………………-B-】
「絵里ちっ」
 
 
 
 
繪里沉默把電話切掉了。
希感到相當的失望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那這一切究竟算些什麼啊……
希原本倚靠在牆邊,滑了下來坐在地上,抱著膝蓋將頭埋了進去
這一切究竟算什麼啊-
繪里的言語一句一句的刺進了希的心裡,心痛、悲傷、無奈…各種負面的情緒充斥在希的內心
讓希幾乎無法喘息
坐在地上不曉得過了多久,情緒稍微回復了平靜
希開始思考這件事情,如果想知道些什麼的話,從繪里那裡是無法得知了
那麼……只能向自己的父親尋求答案了
 
 
 
 
 
隔天一早,希的父親獨自現身在希現在居住的房子的門口
繪里派駐在附近的眼線立刻將這件事情回報
得到的指示是暫時按兵不動,觀察情況,SP持續觀察著
過了一會,希走出了大門
似乎是在和自己的父親對話的樣子,對話的過程似乎不是很愉快,東條_賞了希一巴掌
接著來了一輛轎車,從裡面下來的黑衣男子把希架走了
這些經過一一的回報了繪里,雖然下令派了車子跟蹤,卻在某個轉角處之後跟丟了
繪里分析現在的狀況
第一、假定希原本就是敵人,東條希主動和東條_接觸,回傳消息之類的
第二、東條_利用希失敗了,回來算帳
第三、東條_並未查覺自己的計劃失敗了,發現繪里的眼線而上演苦肉計的戲碼
第四、假設希打從一開始並未參與東條_的計劃,那麼希現在…是陷入了危險之中?
 
繪里搖了搖頭和英玲奈討論著這些可能性
即使口中說著懷疑什麼的,但內心深處依然有著一絲相信希的心情
但現在的狀況讓繪里不得不假設希已經是敵人了
那麼,推論的事情就能夠合理化了
既然跟丟了,那就繼續駐守在希的房子和西木野病院附近直到得到其它情報
 
 
 
 
 
 
 
 
 
 
 
 
 
 
 
 
 
 
 
 
 
 
 
 
 
 
 
 
車上的幾個黑衣男子把希帶回了東條_的總部
東條_的公司表面上經營著證券交易所,做著合理化卻不正當的交易行為操縱價格從中獲得暴利
而地下是真正在運行主要業務的大本營
這裡,希從來沒有來過,也不願意過來
這次會被抓來,也只是因為東條_利用希接近繪里似乎失敗了,才抓走想進一步繼續談合作的事宜
 
 
「唔嗯…放開咱,咱說了放開」
 
 
抓著希的幾個黑衣男子聽見希命令的口吻,猶豫著該不該鬆手
再怎麼說也是老闆的女兒,萬一弄傷了被怪罪下來說不定連命都沒有了,其中一人先行請示老闆
--黑衣男子和東條_一起走到希的面前
希用著仇視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父親,東條_用著食指和姆指捏希的下巴
 
 
「放開咱」
「我實在不喜歡妳說話的腔調啊,寶貝女兒,究竟要如何做妳才會願意乖乖的改回來?」
「咱才、不會配合你」
 
 
鬆開下巴的右手再次賞了希一巴掌,鮮血從希的嘴角流了下來
臉頰感到火辣的疼痛希依然面不改色的,仇視的看著東條_
東條_露出了狡詐的笑容,那個令厭惡的笑容
 
 
「哼、怪我妳母親的事情嗎?」
「………」
「嘛、怪我也無妨,說實話當初就是為了保險金才設計讓妳母親死去的,
從絢瀨那肥羊那裡雖然得了不少錢,但沒有人會嫌錢少,妳說是吧?哈哈哈哈哈
 
 
從小沒見過父親幾次面的希是由母親一手帶大的,兩人相依為命
雖然時常搬家卻
過著很平凡且幸福的日子,希也因為如此從小就相當的乖巧、聽話的跟在母親身邊
這樣的平凡生活從父親時常回來之後發現了巨變,大約是從希初中開始
父親時常無任何的理由一回來就對自己的母親拳腳相向、口出惡言,希非常害怕自己的父親
母親拿了離婚協議書出來也被撕的亂七八糟,好幾次父親也想對希動手,母親一定會護著希承受著父親的毒打
好幾次母親因為父親的毆打重傷住院,活在父親的暴力陰影之下的希變得非常不快樂
父親越來越殘暴,就連母親也被打到倒在地上無法保護希…之後,希的身上充滿了一道一道的傷痕
雖然學校發現希的不對勁,希也總是以從樓梯上跌下來之類的籍口蒙混過去
學校依然聯絡了家長,被父親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便把傷痕留在看不見的地方
希的心裡留了很嚴重的創傷,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便會害怕的全身發抖…害怕是不是自己的父親又回來了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二年多,母親看著希日益消瘦的身軀,甚至出現了自殘現象,在這樣下去不行
最後決定搬離開這裡,回到了東京母親的娘家所留下來的房子,希也轉學到了音乃木坂的中學部
原以為這樣就能再回到平靜的生活卻沒想到-
父親過來了
父親不再毆打母親和自己,而是每次來都會露出很狡詐的笑容
接著,希考上了音乃木坂高中部,再過一個月就是中學部的畢業典禮了
結果,在某天希出門購買晚餐的食材回到家之後,看見的是一名男子開槍射殺了自己的母親的畫面
那名男子跳出窗外消失在街道上,希錯愕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直到母親倒在血泊之中開口叫喚了希的名字,希才回過神來
 
媽、媽媽…嗚嗚…我叫救護車…
來不及了…我很清楚…咳咳…
我不要媽媽離開我……
希妳聽著…媽媽希望妳能找回妳失去的笑容……是媽媽對不起妳…讓妳受了這麼多的委曲…
希緊握著母親無力的左手,哭著看著自己的母親
聽見母親那麼說的希用力的搖了搖頭,要母親不要責備自己
是我當初識人不清才會嫁給那種人…以後…咳咳…妳一定要…小心…保護自己……媽媽不能再…咳咳…陪妳走下去了…對不……
媽、媽媽---
 
希簡單的替母親舉行了告別式,就連畢業典禮也無法參加
父親來了,他依然露出那狡詐的笑容
希心裡有底…這八成是父親做的,除了那個男人之外,希想不到其它會想殺了自己的母親的人
從那天之後,希轉為關西腔除了不願意和這個令人感到噁心的男人說著同樣的腔調
也是為了讓自己重新開始,曾經待過關西地區讓希對於語言能力還算有把握
遵從著母親的遺願-
進了高中部的希努力的向身邊的人露出自己也認為很虛偽的笑容
遺忘了如何露出笑容的希,試著找了學校的保健老師,
保健老師非常的善良,知道了希的過去並沒有嘲笑她,只是溫柔的摸了摸希的頭
這段時間一定過的很辛苦吧…都過去了…不會再有這些事情發生了
希在保健老師的身邊得到了很多的幫助,也漸漸的能夠真心的露出笑容
希決定要成為心理諮商師,讓更多向自己這樣的人得到幫助。
 
 
然而面對自己的父親對於自己母親的死講的一派輕鬆而感到憤怒
從小到大沒有盡過任何父親義務的男人,現在居然女兒、女兒的叫的那麼親熱,真令人作噁
只是憤怒歸憤怒,還是得從自己的父親這裡得知過去的事情才行
 
 
 
「你把咱抓來只是為了利用咱繼續接近絢瀨繪里而已吧?」
「哦?」
「把你和絢瀨過去的事情告訴咱,聽完說不定咱會改變心意和你合作」
「好啊,老子我就告訴妳當時發生的所有事情-----」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