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05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L】繪希-小姐與流氓 vol.5

 
 
 
 
 
 
 
「爸爸你看-我把這些資料都整理好了哦!」
「喔喔!整理的真好,繪里真聰明呢」
 
 
爸爸笑著摸了我的頭,我好開心
我最喜歡爸爸了
 
父親告訴我,我的母親的身體原本就很虛弱
但是母親為了替父親生下一個孩子來繼承家族,試了很多種方式終於懷孕了
但在生下我之後,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差…大概在我二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從小我就和父親相依為命,雖然父親也曾經想替我找個新媽媽,但是全被我拒絕了
現在想想對我父親似乎很抱歉呢
我對我的母親並沒有什麼印象,只知道是俄羅斯人
母親是有著俄羅斯血統的祖母和日本男人結婚之後生下來的
所以父親和母親結婚生下的我,有著四分之一的俄羅斯血統
 
 
 
「繪里,爸爸等一下要去找丈叔叔,談完公事後帶妳去買聖誕禮物好不好?」
「好呀,我也要去-」
 
 
 
 
爸爸在開車的路上聯絡了英玲奈的爸爸,
不過英玲奈的爸爸似乎沒有辦法馬上來跟爸爸會合的樣子呢
爸爸大約開了20分鐘的車子來到了一間酒店
看起來很高級的酒店,爸爸按了25樓的電梯,
手裡提著一個鋁製的公事包,那不是爸爸平常在用的
來到了約定的房間2525號室,爸爸再次和英玲奈的爸爸聯繫告知房號
按了門鈴,出來應門的是笑著的丈叔叔
 
 
「繪里,和叔叔打聲招呼」
「午安,丈叔叔」
「這孩子越來越漂亮了呢」
「呵呵…勸過你早點結婚了」
「我還不想被婚姻綁住呢」
 
 
接著服務生送了酒進來,好像是威士忌的樣子
丈叔叔替爸爸倒了酒,一邊談事情一邊喝酒
談到一半不曉得為什麼的他們開始用起我聽不懂的語言在交談
好像是俄羅斯語的樣子,在日本長大的我聽不太懂只能聽懂一些單字…
後來似乎吵起來了…聲音越來越大聲…
突然,丈叔叔站了起來用力的摔破酒杯
我嚇了一跳,爸爸也站了起來把我推到身後
我看見丈叔叔非常生氣的把槍拿了出來指著爸爸,我很害怕…緊緊的抓著爸爸的褲管
聽見幾聲大吼之後,丈叔叔他…他…
 
 
 
 
 
 
 
「他…他…對我……父…親……開了槍…」
 
 
繪里除了哽咽之外,用著顫抖的聲音把這幾個字說了出口
希驚訝的抬頭看著繪里,淚水從繪里的眼角滑落了下來
希伸了伸手試圖想幫繪里拭去,卻被繪里握住
好冰,繪里的手…好冰…究竟站在這裡多久了…難道從早上就站在這裡了嗎…
 
 
 
「絵里ち,別再說下去了…好嗎…?」
 
 
繪里沉默了一會繼續說了下去
 
 
我當時聽得懂的關鍵字就只有,公司、錢、交易,之類的關鍵字
 
 
 
 
 
「呀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要……」
「啊啊-------」
 
 
看見父親心臟中槍噴出的鮮血飛濺到我身上跟臉上,
我只能無助的哭喊抓著倒在地上爸爸的手臂
 
 
「爸爸、爸爸--」
「快逃--快回俄羅斯…」
 
 
父親說完幾句話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反應了
我跪在地上一步也動不了,這對一個年僅14歲的孩子來說,大概是無法承受的殘忍現實吧
之後丈叔叔拿著槍指著我,對我說接下來輪到妳了
我驚恐的看著眼前原本溫柔的叔叔露出的猙獰表情,那個表情我永遠也忘不了
後來英玲奈的爸爸破門而入,而丈叔叔也逃走了,他究竟怎麼逃走的我也想不起來了
之後我被抱離開現場,接下來的事情全都是由英玲奈的爸爸處理的
回到俄羅斯後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足不出戶
就連最要好的英玲奈也離我而去,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離開我…
讓我一度感到絕望甚至自殺,雖然最後還是被救回來了
繪里口氣裡透露出可惜的氣息,一定活的很辛苦吧…
直到我16歲那年,我終於想通了一件事情
…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全是那個人害的
於是我開始走向復仇之路,原先我不太會的槍術、劍術什麼的,我開始學習直到專精
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回到日本殺了我的殺父仇人,雖然我的祖母曾經勸過我別步向父親的後塵
但是我的心意已決,妳願意支持我嗎?
 
 
 
「雖說復仇會造成新的仇恨,如果絵里ち真的要做的話,咱會支持妳。」
 
 
 
希唯一能做的,只有支持繪里
繪里緊緊抱住希,雖然讓希感到很難受,卻也想暫時保持這樣
絵里ち這些年來依靠復仇的想法讓她走到現在,我…很想幫助她早日能走出這個痛苦的漩渦…
後來繪里對希表示不想回家,也對她說,不喜歡被叫姓氏是因為這件事情,會讓她想起已故的父親
兩人走向繪里的車子,希坐上了駕駛座載著繪里
一路上苦悶的氣氛讓兩人並沒有任何交談,而回到了希的房子
 
 
 
回到家之後,希催促著繪里先去洗個澡會比較舒服
繪里回過頭隨口問希要不要一起進去,希居然馬上拒絕邊往後退
 
希,一起去吧?
欸?!不-絵里ち妳還是自己去吧
 
的這種反應
 
露出苦笑的的繪里走向浴室,留下希靠在牆上羞紅臉的樣子
繪里出來之後,穿著浴袍,希看著繪里放下頭髮的樣子,這個模樣其實很少見
希覺得綁了馬尾的繪里看起來精明幹練了些,放下來有股成熟大姊的氣息…
實際上卻很天然(?),但今天繪里充滿了惆悵。
絵里ち真的長得很標緻呢…邊將擦頭髮的毛巾遞給繪里
 
「我聽到你的OS了喔」
「欸?!」
 
繪里忽然把臉湊了過來,這麼近看著繪里漂亮的臉龐還真讓希感到十分害羞別開了臉
 
「換妳進去了」
「呃、好」
 
希快步的走向浴室,邊說著絵里ち先到房間去吧-
第一次進到希房間裡,最先注意到的是希的床,白色的床單和粉紅色的綿被,上面擺了不少的抱枕
繪里坐在床邊拿起吹風機使用,地上擺著木製圓桌,淡橙色的壁紙,暖色系的家俱配色,
希的房間看起來真是溫馨…和我的房間成為強烈對比…
不久,希穿了有紫色蕾絲的睡衣走了進來
 
 
 
 
 
 
 
 
 
 
 
 
 
 
 
 
 
 
 
 
 
 
 
 
 
 
 
 
 
 
 
咔嚓-
關了日光燈之後,留下了床頭的一盞夜燈
 
 
希和繪里坐在床邊互相凝視對方,繪里吻了希的額頭
之後繪里把希拉向自己的身上,讓希倚靠在身上
 
「那個-」
「嗯?」
「如果…絵里ち…那個…」
 
 
雖然燈光昏暗,但繪里還是看得見希臉上的紅暈
看著繪里的表情,希知道繪里的情緒依然低落
 
 
「那個-」
「怎麼了?」
「我…」
 
 
因為太過害羞,讓希吱吱唔唔的說不出口
繪里聽見希的第一人稱變得不一樣
 
「我…我想承受絵里ち的痛苦…」
「…嗯」
「我想…盡可能的幫妳分擔一些…讓妳不再那麼的痛苦…」
「…嗯」
「那個-妳說過不會再讓我孤單一人…我、我想和絵里ち…結合…
讓絵里ち不再孤單一人…」
 
語畢,繪里沒有回應,只是溫柔的看著希
 
 
「可以、嗎?」
「姆…嗯…」
 
 
繪里輕輕的把希壓在床上
 
 
 
 
 
 
繪里褪下了希的睡衣,
右手溫柔的撫摸希的臉頰並凝視著希的碧綠的雙瞳,左手抓著希的右手腕
吻上了希的嘴唇並且伸進了舌頭
 
 
「嗯…唔…啾…」
 
 
反覆交纏了幾次的親吻,唾液從希的嘴角流了下來
鬆開雙唇的繪里,看著喘息著的希
 
「希…」
 
左手撥開了希耳邊的髮絲,舔舐著希的耳朵並且輕咬著
右耳是希敏感的部位,繪里的動作讓希的身體緊縮著
繪里的右手伸向希的左胸,邊舔著耳朵邊揉著希的胸部
希豐滿的上圍讓繪里無法一手掌握,用了姆指跟食指,輕揉著胸部上的尖挺
 
 
「嗚…嗯…」
 
 
雙重刺激下讓希伸起左手遮著自己的唇
因為害羞深怕自己發出些什麼聲音讓繪里聽見,只是忍耐著微微的發出喘息…
繪里延著耳朵邊舔邊吻的順著脖子吻到了胸口,
 
 
嗯啾,啾…
繪里用力的吸著胸口上靠近右鎖骨下方的肌膚,試圖留下只屬於自己的印記
 
 
「嗚……」
「希…我喜歡妳…喜歡…」
「絵里ち…」
「我會溫柔的抱妳的」
 
 
 
 
 
 
 
 
 
………………
 
 
 
 
 
 
 
 
 
「啊、哈啊…絵里ち」
「の、ぞみ…」
 
 
 
 
 
 
 
 
 
 
 
十指緊扣的兩人,感受著的對方的體溫,
交換了許多次親吻,在這個夜裡得到至高無上的快感--
 
 
 
 
 
 
 
 
 
 
 
 
 
 
 
 
 
 
 
 
 
 
 
 
 
 
 
 
 
 
 
 
 
 
 
 
 
 
 
 
 
 
 
 
 
 
 
 
 
 
 
 
 
 
 
「老闆,您回來了」
「嗯…」
「……」
「怎麼了?」
「請您過目
 
 
英玲奈臉色沉重的拿了一個牛皮紙袋,
放置在繪里所坐的沙發前的桌上並往前推送
繪里拿出了裡面的文件
上面夾著的照片正是自己的殺父仇人
仔細的將上面的基本資料看過一遍之後
東條_…和希同姓氏,相同的髮色和瞳色…
繪里顯露出驚訝的神情,但並沒有特別激動的表現
 
 
「是的…東條_是東條希的父親…。」
「……名字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
「東條_之所以在十年前會稱為丈原來是因為姓名的排列組合,居然現在才發現呢」
「是的…那麼對於東條希…老闆您會如何處置?」
 
 
繪里陷入了沉默,並且無表情的繼續看著眼前的文件
和上面寫著親子關係的東條希的名字
希早就知道我是誰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裝做什麼都不知道接近我的目的…是為了幫助自己的父親殺了我吧
那如果希完全不曉得呢…
自己的戀人竟然是自己的仇人的女兒,還真是可笑。
繪里將十指緊扣,撐著下巴思考
 
 
「老闆?」
「我明早會給你答覆,出去吧」
「…是…」
 
 
 
繪里接下來不斷在思考這件事情的所有可能性
也將所有能夠想到對方的行動寫在紙上
假設這一切全都是陰謀論,那麼一開始自己會在受重傷時遇到希也一定是設計好的
那如果這一切是設計好的那又為什麼會讓我活著離開現場,難道是東條_太過有自信還是…?
不對、相處這一段時間下來,希真的相當的善良,會救我也只是出自善良而已吧?
……如果說這是演技那也未免太好了。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大約在零晨五點左右,繪里躺在床上準備休息
 
很快的,天亮了,外面傳來了陣陣的鳥嗚聲
刺眼的光線照射進來,讓繪里轉醒過來
 
 
 
 
「……」
 
繪里起身,站在落地窗前,望著遠方
將頭髮綁了起來,不過這次換了黑色的髮圈
閉上雙眼,再次張開表情和先前不同了,眉毛揚了起來
就連氣場也不同了
 
 
 
 
「不能總是這樣下去了啊。」
 
 
 
 
 
叩叩
時間到了上午七時,英玲奈敲了門之後進來
正打算叫老闆起床-
 
 
 
「老闆,您起床了…」
「嗯」
 
 
邊回應邊回過頭來的繪里,沐浴在陽光下看起來相當的耀眼
似乎…有哪裡不一樣了,英玲奈想著
大概是因為這件事情,讓老闆認真的面對了吧?
 
 
「英玲奈,換衣服」
「…是」
 
 
 
褪下了睡衣,穿上了白色襯衫,一顆一顆仔細的將扣子扣上
換上了西裝褲,繫上皮帶,立起衣領打了領帶,穿上西裝外套
坐在床邊,英玲奈單膝跪地替繪里穿上了黑色襪子和皮鞋
著裝完畢後,繪里起身,背對著英玲奈下指示
 
 
 
 
「傳下去,開始跟蹤東條希」
「是」
「還有,西木野病院裡也別忘了安插幾個人」
「是」
「有什麼和東條_接觸的消息記得回報給我」
「是,我知道了」
「電話可以的話也竊聽吧」
「是」
「一定要密切的注意那女人的行動」
「那個…老闆,您對東條希她…」
「是啊,確實有感情,但那也要建立在她並沒有背叛我之下。快去下指示吧」
「是」
 
 
 
 
 
 
 
我一定要查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是相信著妳的,我希望妳別讓我失望了。
繪里眼神充滿肅殺之氣的凝視著遠方--
 
一段時間以來,繪里依然維持著像之前一樣幾乎每天一封訊息
唯一不同的事只有不見面,推託工作忙碌無法見面
一個月下來並沒有發現什麼任何異狀,希也沒有和東條_有任何的接觸
發現了的只有,東條_的人,也在跟蹤著希
這讓繪里覺得很奇怪,難道希真的什麼都不曉得嗎?
還是…已經發現派人跟蹤所以選擇不接觸嗎
那又為什麼連東條_自己都要派人跟蹤自己的女兒
這一切都太不合理了……
 
 
 
 
 
 
「為了得到解答,那只好親自和希見面了」
 
 
 
 
 
 
 
 
 
 
 
 
 
 
 
 
 
 
 
 
 
 
 
 
 
 
 
 
 
 
 
 
 
 
 
 
 
 
 
 
 
 
 
這天,希一如往常的到西木野病院工作
看著電腦螢幕顯示著今天的病患名字
咦?絢瀨繪里?
大概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吧
雖然只是看見相同的名字,卻讓希悸動不已,畢竟好一陣子沒見面了
總覺得有些寂寞呢…
 
 
 
 
「東條醫生,下一位病人進來囉」
「好的」
 
 
 
噠- 噠- 噠-
 
 
 
進來的是,有著一頭金髮穿著西裝手拿著一束玫瑰花的繪里
希露出訝異的表情,看著眼前的人
 
 
 
「…我來見妳了,希。」
 
 
繪里把花束放在一旁的桌上,往前走向希的面前
希敏銳的查覺到繪里不太一樣,卻又說不上來的感覺…
繪里從背後環抱著希的腰際,希的身體縮了一下
繪里的唇靠近希的耳邊
 
 
「怎麼了?應該很想我才是呀。這麼久沒見面了呢」
「………」
「嘿~欸-真是冷淡,我可是很期待今天的見面的呢」
「放開咱…」
 
 
輕挑的語氣讓希感到恐懼,這並不是她認識的繪里
先前就算說些這樣的言詞,也不曾用過這樣的語氣
希試著想掙脫繪里的環抱,卻怎麼樣也掙脫不開來
這讓希更加的恐懼
 
 
「絵里ち、放開…咱…」
 
 
「呀」
「ふふ、真敏感,忘了那天晚上了嗎?」
「………」
 
 
希不想在這種情形下被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天晚上的繪里很溫柔,而且…
那是好不容易兩人才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才結合的
被這樣的繪里拿來說嘴,就像是在污辱那一夜似的
 
 
 
「放開咱,不要碰咱」
「妳是逃不掉的,我可是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待在這裡,而且,只有我們兩.個.人哦♪」
 
 
邊說著邊將希的衣服撩起撫摸著希的胸部
右手也探進了希的裙子裡
 
 
 
「不要、住手,不要碰咱-」
「明明這麼有感覺的」
「不要、不要!!」
「抵抗會令人更加亢奮呢」
 
 
繪里不顧希的抵抗,繼續撫摸著希的身體
就連右手也-
 
 
 
「呀、啊…」
「不想要嗎?」
「不要,把手指…拿出來…不要…」
「…唔」
「啊、啊啊、住手…哈阿…」
 
 
 
 
希知道自己不管說什麼繪里都不會停下來
含著淚水忍耐著,希望能盡快結束…
但在這情形下被擁抱卻有感覺,這讓希更不甘心為什麼會這樣
淚水滑落了下來
 
 
 
 
 
 
 
「哈啊…哈啊…哈啊…」
 
總算是結束了這痛苦的時間…希癱坐在地上
繪里單膝的跪在希的面前,
偏著頭看著希
 
 
「今天晚上,我有話對妳說,到我的宅邸來,如果妳不過來我也會親自過來接妳。」
「…………」
 
 
 
希知道這是非去不可了
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