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05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L】繪希-小姐與流氓 vol.2

 


 
 
 
 
 
 
 
----------------------------------
--------------------
---
 
 
 
 
 
【呀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要……】
【啊啊-------】
 
 
 
 
 
 
 
哈啊、哈啊…哈啊…
 
 
哈…繪里再度被惡夢驚醒,伸了手擦了擦額頭的汗
看見黑色長袖,嗯?昨晚沒換衣服就睡著了
不過領結和扣子被打開了呢…
 
「希!」
 
 
繪里坐了起來想起昨晚是希陪自己回來房裡的
宿醉的頭痛感襲來讓繪里伸手扶著太陽穴的位子
 
 
「唔…」
左右張望卻不見希的蹤影
感到失望的繪里索性趴回床上
 
 
「……」
 
 
又做了那個夢,都過了十年了,為何印象依然如此深刻…
 
 
【爸爸、爸爸--】
【快逃--】
 
 
唔、繪里的表情相當的痛苦,
搖了搖頭試圖想把這段回憶抹去
繪里把頭埋進枕頭裡
 
 
 
「爸、爸…」
 
 
 
 
繪里就這樣趴在床上許久,
得向希道歉呢…腦袋突然閃過這個想法
起床拿起手機坐在床邊,看了看時間,已經正午過後了,傳了訊息給希
 
 
 
 
【抱歉,昨晚麻煩妳了】
 
過了一會希回訊了
 
【沒事的(笑)】
 
【…昨晚對妳做了不禮貌的事情,我很抱歉】
【咦?咱沒事的,不用在意( ^ω^)】
 
 
「……」
又來了…又是不用在意、沒事什麼的…
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不管什麼事大家都只會溫柔的原諒我,對我說沒事、不用在意…
那些溫柔的眼神裡還包含著同情跟憐憫,我討厭這樣。
 
 
 
【我想當面向妳道歉】
【真的不需要呢,咱也說了不在意】
 
 
「…但是我在意啊!」
繪里對著手機大聲說話,將手機丟向床的一旁,盯著遠方的手機
……
………
…我還是想出門
 
 
 
 
 
 
 
 
 
 
 
 
 
 
 
 
 
 
 
 
 
 
 
 
 
 
 
叮咚、叮咚
 
「嗯?不在家嗎?」
姆…果然該事先聯絡的
繪里靠在希家的門口等著希回來
等待的時間特別難熬,繪里拿起手機開始消磨時間,不知不覺的已經傍晚了
 
 
「啊、沒電了」
 
 
 
「妳是--」
繪里抬起頭來看著聲音的源頭
是戴著眼鏡的希,戴著眼鏡的希跟之前感覺不太一樣,充滿了知性美
 
「絢…繪、里ち?」
繪里穿著白色的襯衫和淺藍色的長袖罩衫,米黃色的貼身七分褲,依然綁著高馬尾,那是白色的髮圈
穿著和之前的黑色西裝成強烈對比,要不是金髮碧眼很顯眼還真讓希一時看不大出來是誰
 
「嗯!剛下班?」
「是呀…怎麼不事先告訴咱妳要來呢…」
「沒想太多就來了」
 
 
站在門口說話也不是辦法,希請繪里到家裡坐,接著走向廚房沏茶
希將杯子放在繪里面前,也在對面放下自己的水杯坐下,拿下眼鏡放在桌上
 
「…」
「……」
 
繪里和希互看著對方,兩人都在思索著該說什麼…
繪里打破了沉默
 
 
「昨晚的事很抱歉」
「不是說了沒關係的嗎」
「對一個才見第二次面的女性來說,做這樣的事情太失禮了!」
「不過…妳居然還記得,所以是借酒裝瘋囉」
「呃、不是的,只是有印象…」
 
 
希用鄙視臉在質問著繪里,繪里急著解釋些什麼,只是越瞄越黑而已。
 
 
「那個啊-」
「嗯?」
「咱並不會因為這樣討厭繪里ち,妳放心吧」
 
 
希溫暖的眼神看著繪里,露出淡淡的微笑
噗通
 
 
「謝、謝謝」
 
繪里臉紅的低下頭道謝,那個眼神好溫暖,跟過去的同情、憐憫不同,那像是能包容一切的眼神…
 
 
「對了,妳的西裝還留在咱家喔?破掉那套」
「改天再拿吧」
「欸?」
「因為很麻煩所以改天再拿」
「…好吧」
 
 
 
 
又是一片的沉默--
氣氛非常尷尬,希看著繪里的神情
和之前不太一樣,開始分析起絢瀨繪里這個人…
不像外表那樣的光鮮亮麗,內心大概就像她房間裡的配色和佈置一樣,充滿了矛盾和糾結,
這個人…究竟有什麼樣的過去呢?
 
 
 
 
「み…希…」
「姆?」
 
 
希回過神來看著繪里發出疑問的聲音
 
 
 
 
「妳在想什麼?」
「繪里ち真是個矛盾的人呢」
 
「欸?」
 
希笑了,繪里看著希露出不解的表情
大概是…職業病?
繪里得知了希在西木野綜合病院工作且為心理諮商師,露出很敬佩的樣子
 
 
 
 
一直到今天,兩人才有最基本的認識
 
繪里在昨天過了24歲的生日和希年齡相同,不斷被告誡不能相信任何人的繪里,並沒有什麼朋友,會接近的人幾乎都是有目的,但是繪里一直深信不疑會救她的人,絕對不會是壞人。
 
希看了看時間,該吃晚餐了
希表示自己不太會做菜,問繪里對烏龍泡麵有沒有興趣,也只有這個可以招待繪里,
從來沒吃過泡麵這道料理的繪里點了點頭,
希拿出了兩碗,加入醬包,注入熱水,等了三分鐘,這樣就可以吃了
ハラショー!這樣就能吃了嗎?繪里看著眼前的食物發出驚嘆詞
希問了繪里那是什麼意思,俄羅斯語的驚嘆、讚嘆的意思
希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點了點頭。
 
 
「我要開動了」
 
 
 
 
這個食物的味道真不錯…
是吧,咱最喜歡的食物呢
謝謝希的招待,下次換我招待你了,可沒有讓妳拒絕的餘地。
繪里又再度半強迫希答應了-
 
 
 
 
 
 
 
 
 
 
 
 
 
 
 
 
 
 
 
 
 
 
 
 
 
 
 
 
 
 
 
 
大約過了兩週,希接到繪里的邀約訊息
希在空檔的時間,按了按手機回覆給繪里
 
 
這兩週內,繪里相當”主動且積極”的邀約希
總是被希以工作為理由拒絕了,不過事實上也是因為工作開始忙碌了起來
不知為何的最近的個案特別多
 
 
【如果是這個星期六可以哦】
【真的?那約在…】
 
 
 
於是很快的到了星期六--
約定的地點是在秋葉原車站前,繪里似乎比預定時間還要早就到了
希穿著紫色長裙,和有點厚度的米白色外套,和黑色簡約的平底鞋上面有個蝴蝶結
而繪里這次的穿著倒是相當低調的黑色牛仔褲和長靴,淺藍色上衣和黑色皮外套,頭髮是放下來的
好一陣子沒有見到希的繪里看起來相當開心
 
 
「終於,見到妳了」
 
 
希似乎都可以看見繪里的身旁開起了小花什麼的
不過希並不太明白為何繪里會如此開心
對希來說,大概就像朋友邀約出門的感覺
但對繪里來說有很大的不同
這麼多年以來,難得有個年紀相仿能夠成為朋友的對象,
雖然被家裡的保鑣告知不要太過相信這女孩子,或許未來會對自己造成傷害什麼的,繪里根本聽不進去
也調查過了東條希這個人的背景,不過,並沒有查出什麼特別的,
唯一讓繪里感興趣的一點只有希在高中的時候才搬回秋葉原這件事
簡單的聊了一下近況之後,正題是-
午餐!對,又是食物!
 
 
「希喜歡的食物是?」
「燒肉!」
 
 
提到喜歡的食物,希的眼睛閃閃發亮
繪里看著希發亮的眼神之後問了問希有沒有想去的店
接著繪里開車帶著希前往燒肉店,開的是T牌的86藍色車子,很低調冷艷的色澤
 
到了位於須○町的一棟大樓,整棟都是肉的大樓!
五樓的万○牧場則是希的目標
坐下之後,兩人看起菜單
可是繪里就不曉得該如何是好了,平常在家裡總是有人會準備的…
 
 
「那個…希」
「嗯?」
「我對這種店…不太擅長…」
「欸?那就交給咱吧」
 
希倒也不是很意外的看著繪里看著menu傷腦筋的表情,露出淺淺的笑容
真拿她沒辦法呢
 
 
「今天這餐我會負責的」
「欸?這樣不好吧…咱會…」
「不,上次答應妳了」
 
 
希又仔細了回想了一下,似乎是有過這麼回事
好吧,我想繪里ち也不會再讓咱有拒絕的餘地只好答應了
愉快的用過餐之後,希露出滿足的神情
看著這樣的希,繪里也很滿足,雖然剛才幾乎都是看著希在吃
 
 
「那我們接下來-」
 
 
RRRRR
繪里的話還沒說完,聽見了手機鈴聲響起
皺了皺眉向希做了個抱歉的手勢便到一旁接手機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回到希面前的繪里臉色鐵青
希正想開口問發生什麼事的時候繪里開口了
 
 
「抱歉,希,我有事情必須先離開了」
「嗯…」
「我先走了,會再跟妳聯絡的-」
 
 
繪里對希揮了揮手之後快步的離開了
希雖然覺得事情不妙,那個背影就像是不會再出現似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希馬上搖了搖頭打消了這念頭
 
 
 
接下來的日子-
讓希覺得很奇怪的是…從那天過後,繪里就消失了
希也曾經傳訊息或是打電話,不是沒有回訊就是語音信箱
在休假那天,去了繪里住的宅邸卻被趕走
希怎麼想也不覺得繪里會是不告而別的人,尤其之前如此”主動且積極”
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回到自宅
希拿出塔羅牌占卜,竟然沒有任何結果
這樣是生死未卜嗎…
不對,咱相信繪里ち一定還活著
 
 
 
 
 
 
 
另一方面
 
 
……………
……
 
 
 
 
 
 
 
 
「……唔……卑…鄙…小人…」
繪里躺在病床上無法動彈,按著自己的腹部掙扎著想起身,並咬著牙擠出了這幾個文字
身旁一位紫色長髮及腰的女子,身材高挑顯瘦,穿著西裝,是繪里的心腹看了趕緊將繪里扶回枕頭上躺好
 
 
「BOSS您還不能下床」
「英玲奈…處理…好…了嗎?」
「是的,人現在正被因禁等待BOSS的命令」
「……」
 
繪里陷入了沉默,眼神間充滿了殺氣
 
 
「BOSS請您息怒,對方有意和您對談」
「……談什麼?談賠償還是要談如何謝罪?」
「…對方承認了是教導無能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也希望能夠談和」
「……我現在不想聽這些了」
「是」
 
 
 
那天和希分開了之後,因為自己的下屬和某個地下組織的成員起了衝突
原因是對方誤以為是來搶地盤的,在加上語言溝通出了問題才造成這種結果
後來對方首領出面想解決這件事情,要求見首領,繪里才來到現場
就在雙方首領示意要後面的小弟全放下槍時,
對面有一個看起來像是菜鳥的傢伙拿著槍手在發抖,他也就是造成這起衝突的人物,他並不願意放下槍,
就在對方首領吆喝放下手槍時,那傢伙竟然扣下了扳機,不偏不倚的打中了繪里腹部並且大量出血。
爆發了激烈的衝突,雙方扭打了起來,
繪里被緊急的送到醫院,而英玲奈留在現場處理這件事情
做出如此脫序行為的小弟,讓對方首領震怒直接把人交了出來,並誠心想談和
繪里現在無法冷靜思考這件事情,一切等到傷養好了再說吧
 
 
繪里拿著關機的手機,好幾次都想聯絡希
但是全都忍下來了,再怎麼說也不想讓希看見她現在這個樣子
沒用的樣子,有一半是繪里覺得像希這麼溫柔的女孩子大概會用很擔心的表情看著她吧
繪里不想看見希擔心的表情,所以選擇了不聯絡
 
 
在醫院休養了大約一個多月繪里總算能夠出院
出院後的繪里被叮嚀繼續在家靜養一陣子對身體比較好
但是繪里早就迫不及待想和希聯絡,在一群隨從的保護之下繪里來到了希家的門口
 
「你們回去吧,有事情會聯絡的」
「但是…BOSS…先前才發生…」
「回去」
「是。」
 
隨從雖然假裝離開了現場,但依然躲在遠處看著繪里的行蹤
畢竟才剛發生那樣的事情呢,BOSS的安危非常重要
 
 
 
叮咚、叮咚
咔嚓-
 
 
希走了出來,看見繪里之後露出悲傷的表情
原本有著笑容的繪里看見希這樣的表情,也收起了笑容,進到屋子去
 
 
「繪里ち去了哪裡?」
 
兩人站在玄關,希背著繪里問著,希努力的維持和平常說話一樣的口調
 
「呃…發生了些事情…暫時回了趟俄羅斯…去處理…」
「說謊」
「……抱歉」
 
 
面對希的質問,繪里本來打算隨便扯謊帶過,
沒想到竟然被希識破了,被識破的繪里垂下眼簾、看向一旁的道歉
 
 
「咦…?」
 
希回過頭來,環抱著繪里的後頸,頭靠在繪里的耳邊
噗通
 
 
「為什麼不願意讓咱知道呢?妳住院的事情」
「?!…我、我不想讓妳擔心…」
「別再這樣了…」
 
 
希的聲音有些哽咽
繪里伸出雙手抱著希的背,輕聲向希道歉
抱歉…
 
 
 
希會知道繪里住院的事情,是因為在西木野病院裡
和希是好友的西木野真姬同時也是這間醫院的繼承人,在某次聊天裡得知的
那次動刀的對象,是位金髮碧眼的女子中了槍傷,那女子長相相當端正讓真姬印象深刻
後來希雖然想去探望繪里,但又害怕繪里不願意見她只好作罷…
一直等到了現在,繪里出現在自己面前,明明就只是個才認識沒多久的人而已
為何會如此難受…
抱了一段時間之後,希放開了繪里,請繪里到客廳坐,希走向廚房沏茶
不過這次希只倒了白開水給坐在對面繪里
 
 
「…」
「……」
「我想…還是把事情都告訴妳吧…」
 
 
繪里將那天離開之後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希
果然和繪里想的一樣,希露出了擔心且難過的表情
這讓繪里的心裡充滿了罪惡感跟愧疚感,讓繪里一度的想別開視線
但繪里很清楚,如果別開了視線…說不定希就會完全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裡
希收起了原本的表情,硬是擠出了笑容
 
 
「謝、謝謝,繪里ち還願意告訴咱這些」
「…這不需要道謝的,我才要感謝妳還願意見我」
「雖然這樣的要求很任性,但咱希望接下來繪里ち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可以告訴咱…」
「我會的」
 
 
繪里點了點之後走向希的身邊坐下,摟著希的肩膀
再次輕聲的在希的耳邊說了對不起,一定很難受吧…
看見希雖然是笑臉,但眼角卻浮出了淚水
伸了手指抹去希的眼角的淚水,能夠再見到妳真是太好了呢希
咱也這麼覺得
希握著擦拭著自己的繪里左手,因為情緒而帶了紅暈的雙頰與濕潤的眼神望著繪里
噗通、噗通、噗通…
 
 
 
 
 
 
 
 
 
繪里覆上了,希的雙唇--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