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05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L】繪希-小姐與流氓 vol.1

 
 
 
 
 
 
 
 
 
 
 
 
 
哈啊-哈啊-哈啊--
 
 
 
噠、噠、噠、噠、噠---
站住!不要跑!!
 
砰-
 
 
喘息聲伴隨急促的腳步聲與大聲的怒吼和槍擊聲
這些聲響劃破了寧靜的夜,許多人聞聲緊閉門窗,擔心受到波及
 
 
跑哪去了?那傢伙還真會跑啊-
快追!!!
 
 
哈啊-哈啊…
 
 
 
這裡是…哪裡…?哈啊…眼前…好…模糊…
 
 
 
身著黑衣的不明人士,撞上了正準備進屋的女子
 
 
 
「救…我…」
 
 
 
這位不明人士穿著西裝,戴著壓舌帽身上似乎有很多傷痕
直到用了不是很標準的日語出聲求救才明白原來是女人?
之後昏倒在女子身上
女子擔心這女人是剛才那群惡徒在追的目標,將她扶進屋子裡
拿下鴨舌帽之後,這女人有著金色長髮和一張美麗的臉龐、修長的睫毛、英挺的鼻子
五官相當深邃
 
 
 
「原來…是外國人呀?」
 
 
女子看著眼前的美人,邊發出讚嘆,真是漂亮的臉蛋呢
接著拿出急救箱替眼前的人包紮傷口,初步觀察是一些擦傷和挫傷,
真正讓她昏倒的原因,大概是額頭上的傷勢造成的吧
女子褪下了女人的衣物替她檢查傷勢並包紮,
之後換上乾淨的衣物,幸好我的size她穿的下,女子邊自言自語的替她換上衣服
額頭上的傷,必須等隔天醒來之後,再讓她自己決定要不要到醫院做細詳的檢查了
 
 
 
 
 
 
 
 
 
 
 
 
 
 
 
 
 
 
 
 
 
「唔…嗯…」
 
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刺眼的陽光讓金髮女子轉醒
痛…在半清醒之下痛覺襲來,讓意識整個清醒,坐了起來扶著額頭的傷口,正在思考著昨晚發生的事情--
 
咔嚓-
 
「妳醒來-」
 
 
 
 
「妳是誰?」
 
 
金髮女子聽見開門聲,未等女子說完迅速起身抓著女子的右手並往背後拉,試圖制伏對方
女子端著的早餐也全摔落在地上,發出玻璃碎掉的聲響
女子並未受到驚訝,只是嘴角上揚
 
 
「這麼對待妳的救命恩人嗎?」
 
聞言,金髮女子放下了抓著的手
 
 
「抱歉」
 
 
女子蹲在地上撿著碎掉的水杯還有碗
收拾完之後站起來正打算走出門
 
 
「妳叫…什麼名字?」
「東條 希」
「東條さん…關西人?」
「不是的、只是咱習慣這樣子說話」
「這樣啊」
 
 
簡單的對話知曉了對方的名字之後,金髮女子跟著希走出房門
金髮女子在心裡打量著眼前的女子,
長紫髮,將頭髮綁向一側,頭髮的光澤看起來很滑順的樣子,有著翠綠的漂亮雙眸,豐滿的胸圍,勻稱的體態還有修長的雙腿,這女子似乎跟自己身高差不多
行為舉止看來似乎是個很有教養的大小姐,散發著嫻熟的氣質
 
希重新準備了早餐放置在廚房的餐桌上,示意金髮女子到這裡坐下吃早餐
 
 
「謝謝招待」
 
 
用餐完畢,金髮女子正打算離開,
希關心她的傷勢並希望她前往醫院做更詳細的檢查,卻被拒絕了
擔心身份曝光嗎…希在心裡得出一些結論
 
 
「把妳的聯絡方式留給我吧,我會回報妳的」
「其實不需要的」
「給我吧」
「好吧」 
 
 
希被半強迫式的留下了聯絡方式和地址
 
 
「那我走了」
「等等…至少把妳的名字告訴咱」
「……」
「呃…不方便就-」
「ELI AYASE」
 
 
語畢,女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ELI AYASE…日本人?
 
 
 
 
 
 
 
 
 
 
 
 
 
 
 
 
 
 
 
 
 
 




 
 
叮咚、叮咚
幾天後,希家的門鈴響起--
 
 
「來了--」
門口站了三位黑衣男子,西裝筆挺、戴著墨鏡
 
 
「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希鎮定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並詢尋來意
 
 
「BOSS要我們送來的」
 
其中一個男人回應了,看起來像是率領著這群人來的領導人物
希開始思考起BOSS可能會是誰的,咦…是AYASE桑吧?
想起了幾天前她似乎有說過要回報什麼的
男人塞了很多的禮物給希,希手上掛著四個紙袋、手上拿了五個盒子
男人們向希90度鞠躬了之後便開車離開。
希輕嘆了一口氣,真是…強硬呢…帶著禮物進到房門
 
 
 
 
 
 
希把送來的禮物一一打開-
發現了有一盒裡是一件禮服跟一張邀請函,另一盒是一雙鞋子,拿起邀請函封面寫著東條希小姐啟,
打開後是張燙金的信紙,內容寫著 
 
敬邀 
 
    10月21日午後18:30 地點:___,
 
 
                    敬請準時出席
翻到信紙的背後寫著,
 
東條さん
 
  希望妳能來參加,禮服和鞋子我想大概合妳的尺寸 
 
                      絢瀨繪里
 
雖然是很娟秀的字跡,但看得出充滿著大氣
嗯?絢瀨繪里?真的是日本人耶,希像是發現什麼很有趣的事物看著最後的署名笑了
希將禮服拿了出來,是件紫色的晚禮服,無袖,有腰身,裙子長度到地板,
看起來是用高級絲綢所製作的
希在自己的身上比了比後換上禮服,真的穿的下耶,
對於只見過一次面而言,這尺寸真的選得不錯,很合身的剪裁,
不過…拉了拉胸口,禮服露出了肩膀及背,還有胸部這邊…似乎露出度很高?
接著也把鞋子穿上,這次尺寸就選錯了,是雙黑色約三公分高的高跟鞋,邊緣有些許類似珍珠的點綴品
希對著鏡子思考著,我真的該去嗎?
對方來歷不明,而且又只見過一次面,我又是獨自一人,去了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希脫下鞋子索性躺在床上,看見掛在牆邊洗好的絢瀨桑的西裝,再拿起信紙背後重覆看了幾次
 
 
 
 
 
 
 
 
 
 
 
 
 
 
 
 
 
 
 
 
 


 
 
大約過了一週--
10月21日到來,大約午後18時,希托著下巴穿著繪里送來的禮服和高根鞋在房裡徘徊不定
結果,希還是決定去看看,究竟絢瀨繪里是個怎麼樣的人,還有什麼樣的家世。
 
 
叭--叭--
 
 
外面傳來刺耳的車子喇叭聲
接著自家的門鈴響起了
不會吧?希走出去應門
 
 
 
「東條小姐您好,我奉BOSS的命令前來接您」
「呃…等等咱還沒準備好-」
「請上車」
 
 
啪嗒
 
希坐在司機的左後方,右方與前方包含司機,都是男性
這情形下希感覺自己像是被挾持似的,
總是這麼強硬且亂來呢…希不經意的脫口而出
隔壁的男人瞥了希一眼,希伸起右手遮著自己的嘴巴
車上沉默的氣氛只聽的見引擎的聲音,這讓希感到坐立難安
不曉得開了多久的車子,終於到了目的地
 
咔嚓-
正打算走出車子的希,看見眼前的一隻手
 
 
 
「歡迎妳來,東條さん」
 
那是繪里伸出的右手,那是個很美麗的笑容,讓希不自覺得臉紅了
 
 
「咱是被妳強迫來的吧…」
「欸?別說這麼掃興的話了,進來吧」
 
繪里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禮服,黑色的絲帶綁著高馬尾,脖子上的是領結,口袋上有個金色像是老鷹的紋章
結果-繪里依然是半強迫著帶希到了會場,
希實在不是很常出席這樣的大場合,讓她相當不適應
這是個露天的宴會,會場擺了好幾張長桌,舖著白色的桌巾,上面擺滿了餐點、水果、雞尾酒…等
面對前方有個類似舞台的佈置,舞台前有個白色小廣場,廣場的周圍有著投射燈,看起來像個舞池
 
 
「這裡是…哪裡?」
「啊?邀請函上沒寫嗎,這裡是我家」
「欸?!妳究竟是…什麼人…?」
「嗯?俄羅斯黑手黨?」
 
繪里一派輕鬆的說著這些話,希非常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什麼…?等等…咱剛聽見的是俄羅斯黑手黨…換成日語的話…也就是黑道囉?
 
「那這宴會是…?」
「欸?我也沒寫嗎?我的生日晚宴」
「欸????」
 
 
連續聽到這些事情希腦袋正在消化這些訊息
嗯…絢瀨繪里,俄羅斯黑手黨BOSS,然後10月21日是她的生日…
繪里看著想得出神的希,拍了拍希的肩膀並笑著對希說,妳穿這樣很漂亮喔
謝…謝謝。希再度臉紅了,來不及告訴繪里其實鞋子尺寸不合。
 
接著客人陸陸續續的進來了,繪里向希點了點頭之後便去招呼客人
希一個人站在原地,實在不曉得該做什麼,只好…吃點東西好了…
開始用起餐點,嗯…這個泡芙味道真不錯呢
希的耳裡傳來一些對話全是政商名流的交談,希覺得自己根本格格不入,默默的退到比較沒有人的地方
 
咳、咳…
此時麥克風傳來了聲音
是繪里的聲音,繪里開始主持今天的宴會,做了簡單的開場,並介紹嘉賓
現場掌聲此起彼落,告一段落後約19時半
 
 
「現在-是舞會時間,而我的舞伴是--」
聚光燈突然打的希的身上,讓希再度感到錯愕的看著舞台的繪里
繪里朝希的方向走去,站在希的面前45度的鞠躬並伸出右手
 
「妳願意和我跳第一隻舞嗎?LADY東條」
 
希沒有回應,只是將右手放上繪里伸出的右手
繪里在希的右手烙上一吻,並輕聲回應謝謝
繪里牽著希的手走向舞台前的廣場,
走向廣場時希小聲的向繪里說咱…不太會跳舞
沒關係,只是簡單的華爾滋跟著我的腳步就好
 
 
站在廣場中央,音樂開始響起
繪里領著希開始跳起舞-
希雖然跟著繪里的腳步,依然踏了好幾下繪里的腳
希露出抱歉的表情且吐了吐舌頭,繪里只是微笑看著希
在兩人的舞步停了下來後,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其它人也開始跳了起來,繪里帶著希走出廣場
 
 
「稍微適應了嗎?」
 
 
她發現了?希的疑問沒有說出口,點了點頭回應繪里
 
「那就好,妳剛才的舞跳的很好喔」
「呃,踩了妳好幾下就是了…」
 
繪里笑著輕輕拍了拍希的頭,待會再過來找妳
大概是因為心情稍微放鬆了,肚子開始餓了
這個草莓蛋糕真好吃,邊吃邊露出幸福表情的希,
繪里雖然在和其它人說話,但她的目光依然不時的看向希,
過了一段時間繪里回到希的身邊
酒味?
 
 
「妳喝酒了嗎?」
「蛤?只喝了一點點而已…就一點點…」
「看起來好像不只呢…」
「才怪,只有…一點點…嗝」
 
 
呃…酒量這麼差嗎?剛才那麼紳士且英氣風發的絢瀨繪里去了哪裡…
 
「帶我…回房間去」
「欸?在哪裡」
 
繪里耍賴的靠在希的肩膀上指了指前面那幢大房子
希拿繪里沒辦法,只能扶著她走了過去
站在門口的像是保鑣的男人把她們攔了下來
那個…小姐我沒辦法讓妳進去,男人看著希說著
繪里不高興的壓低聲音對著保鑣說,如果你敢阻止,後果自行負責…嗝
希見狀便開口,我送絢瀨小姐進去很快就會出來的
保鑣只能免為其難的放行了
 
 
 
進去了之後,前面是金色的大樓梯分為左右兩旁
繪里指了指左邊的樓梯,要希走那邊,
房子裡的色調非常的冰冷,牆壁是深藍色的壁紙跟鵝黃色的牆
牆上也掛著一些畫,很有外國風格的畫,還有一些漂亮的風景畫,
走廊上擺著一些古董看起來年份相當悠久
繪里的房間在二樓左轉到底的前一間房間,
 
進到房間開了燈,依然是冷色系的搭配
只是繪里的房間幾乎是黑白色調,黑色的壁紙跟純白色的牆
白色的床板,黑色的床單跟枕頭
為什麼…這個人的房間會是這種色調…
希扶著繪里到床邊,咦--?視野旋轉了一下,看見繪里的臉
我倒在床上了嗎?
繪里抓著希的雙手
 
 
「絢瀬さん,可以請妳放開咱的手嗎?」
「不要,我不喜歡有人叫我的姓,叫我繪里」
「那個…繪…里…、絵里ち!」
「絵里ち是什麼啊?」
「這樣叫…比較親切」
「是這樣嗎?真是難以理解呢-」
 
 
繪里雖然疑惑但也接受了,只要不叫她的姓都好
希在心裡想著,直接叫名字也太突然、太害羞了,只好加個親,叫起來也比較不會彆扭
 
 
「吶,我可以直接叫妳希嗎?」
「請…」
「のぞ…み…」
 
繪里開始親吻希的脖子
這、這是什麼情況?
繪里順著脖子下來吻著希的鎖骨
咱該不會要在這裡失身了吧?咱們都是女生呢,做這種事情很奇怪吧?
希試圖想掙扎但雙手被緊緊的抓住,根本動彈不得
繪里放開了希的雙手,希正打算將繪里推開,禮服的胸口被繪里拉了下來
 
 
「欸?住手…不要…絵里ち」
 
雖然穿著隱型內衣,突然被這樣拉下來也不對吧?!
 
「希…妳好香…」
 
繪里親吻著希的胸口,希推著繪里的頭邊喊著不要
但是繪里一動也不動
咦?絵里ち?希搖了搖繪里的頭
睡著了?
 
………希露出已經夠了的表情把繪里推向旁邊
看著繪里的無防備的睡顏,
希解開了繪里的領結和第一顆扣子
這樣應該會比較舒服一些,我也該離開了
希替繪里拉上黑色的綿被
 
 
「再見囉,絵里…ち」
 
 
語畢,希離開了繪里的宅邸。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