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棄天空了…請移至xuite…

關於部落格
因yam本身問題造成文章輸入密碼也無法觀看
請暫時移到xuite觀看,謝謝
天空變成這樣我放棄了…
請移至xuite
http://blog.xuite.net/simon520/nozoeli
謝謝
  • 805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L】繪希-小姐與流氓 vol.15 -HAPPY END-


 
 
 
 
 
「外圍可以收隊了」
「欸?」
「這是父親大人的命令」
「這…………請讓我和老闆確認一下」
 
東條望來到了絢瀨宅邸的現場
宅邸一片火海,看來觸目驚心,不時的傳出爆炸和玻璃碎裂的聲響還有人們的哀嚎
東條望走向在外待機的負責整頓的隊長身旁,在隊長的耳邊如此說著
隊長半信半疑的提出了要先和東條明確認這件事情
卻讓望感到不悅的從西裝外套裡拿出了槍來,指著隊長的腦袋
 
「你不相信我?瞧不起我是嗎?」
「不是的,只是想做確認…」
「你認為我會說謊嗎?」
「不………」
「我現在就殺了你,我再自己下令收隊」
「我……我知道了,我會立刻照做的,少爺」
 
 
槍指著隊長的後腦,隊長拿起對講機下指示
既然是老闆的命令,也沒有任何人有違抗的意思
況且,火勢這麼大,要是一個不小心命喪火窟也太犧牲了吧
於是東條明在外的佈局紛紛的離開了絢瀨宅邸
東條望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望著那些下屬們離去的背影
 
 
 
 
 
 
 
 
 
 
 
 
 
「放開我!望、你這混帳!」
「快!絢瀨さん和統堂さん,快殺了這個男人,趁現在!!」
 
 
看見東條望架著東條明回來
繪里、希和英玲奈的表情寫滿了錯愕
東條望看著他們猶豫的神情再次大聲喊了
 
 
「快動手!!!我就快抓不住了-!」
 
 
繪里不再猶豫,希站在繪里的身旁…微微的皺著眉頭…露出了無奈的神情
繪里舉起了槍,眼神銳利的盯著東條明
東條明露出驚恐的神情仍然不斷掙扎
 
「滿身罪孽的你,懺悔的時間到了,去向我父親贖罪吧」
 
 
繪里舉著槍,透過準星瞄準了東條明的心臟
原先想直擊腦部的,不過東條明的掙扎讓繪里擔心傷到後面的人,於是最後還是選擇了心臟
 
 
卡恰
 
 
 
砰、
砰、
砰、砰、砰、砰、砰、砰—
 
 
嘶────
 
 
將彈匣裡僅剩的八發子彈全打在了東條明的身上
硝煙飛散、鮮血飛濺,望的臉上也沾了血跡,鬆開了東條明
東條明雙手抱胸,跪在地板上,低下了頭
鮮血從嘴角流了下來,使力的抬起頭來,眼神有渙散,視線逐漸模糊,無法聚焦的望著希的方向
希露出不捨的神情望著跪在地板的父親
 
「希……望……是我…對不起……你們………我也……對不起……你們的……母親……」
「希……我的……女兒………我沒有……讓妳過上好……日子………和…哥哥……回去吧……望會……照顧……妳……」
 
咳咳—
東條明尚未語畢,咳出了大量的鮮血
希眼眶浮出了淚水,向前伸出了右手,走了一步,被繪里摟進懷裡
 
「お父さ………!」      父親…
「終於肯…叫我了嗎……呵呵……好高興…能在臨死前……聽見……咳……」
 
接著東條明將目光轉向繪里的方向
繪里依然怒視著東條明
 
「絵里ちゃん……對不起……我對不起妳和妳的父親……也把妳的人生…搞的……亂七八糟……」
「咳咳、我並不奢求……妳的原諒……我也會到……另一個世界……向絢瀨老闆賠罪………」
「對、不起…………我、錯……咳咳咳────」
 
 
咚沙
東條明倒了下來
繪里的唇,似乎讀著丈叔叔…
希眼眶的淚水滑落了下來
此時的火勢已經包圍了整個書房,一旁的櫃子也幾乎完全燃燒而倒了下來,地毯也在燃燒著,火勢蔓延的相當迅速
似乎就快蔓延到最後一顆炸彈的所在…暗門
暗門後方裝置了比其他樓層還要再強烈的炸彈,這是為了斷絕所有的後路而設置的,也是為了最終的同歸於盡──
不過目前看來似乎是沒有這個必要了
 
而事情告了一段落…在日本該完成的事情……也完成了……
似乎已經了無遺憾了,繪里鬆了一口氣的放開了希,準備和英玲奈三人還有東條望一起離開這裡
 
 
 
 
「快走吧!火勢似乎越來越大了!」
「嗯!」
 
 
 
 
一行人從宅邸逃了出走,來到了安全範圍
望著眼前的烈火燃燒的宅邸
希皺著眉頭雙手輕放在繪里的肩上,而繪里摟著希的腰際
 
 
不久,宅邸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
那是最後一顆炸彈的威力
幾乎是讓整棟建築物支離破碎
四人無語的望著眼前已不成形的宅邸
接著繪里和希交換了眼神,點了點頭
 
 
 
「我們走吧」
 
 
 
四人離開了宅邸,拖著疲憊的身軀緩緩的步行著
背後傳來了警車、救護車和消防車的聲音……
繪里的住所沒了,於是一行人回來到希的房子
 
回來之後,坐在沙發上稍作歇息
希走向廚房,拿出了茶葉準備沏茶,英玲奈也隨後跟上
在兩人沏茶的這段時間,繪里拿出了手帕,擦拭著身上和臉上沾到的灰盡
而東條望則是不時的瞄著繪里,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繪里假裝沒有發現這回事
正當東條望打算開口的時候,希和英玲奈端著托盤來到了客廳
英玲奈示意請希坐下,希點了點頭坐在了繪里的身邊
繪里拿起手帕擦拭著希的雙頰
英玲奈將茶杯擺在桌面上,拿著泡茶壺在杯裡注入了八分滿
接著將茶杯各自放置在三人面前
繪里拿起了茶杯,手心感覺到茶杯的溫度
啜飲一口之後,輕輕的將茶杯放在桌上,望著東條望緩緩開口
 
 
「很抱歉…殺了你和希的父親」
 
 
東條望有些驚訝的看著繪里
繪里的神情相當的凝重
希則是別開了眼神垂下了眼簾
望沉默了一會之後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開口了
 
 
 
「那也是父親死有餘辜,請絢瀨さん別放在心上」
「欸…?」
「如果父親當年沒有殺了妳的父親,今天也不會落得此下場,所以別放在心上了」
「…………」
「剛才我一直欲言又止也是想說這件事情的…」
「這樣啊…」
「對了,希要和我回去嗎?」
 
 
望將視線轉移到希的身上
希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哥哥,才認識短短幾週的自己的親生哥哥
仔細的端看,眼前的人的確和自己有幾分的相似
也難怪在初次見面時感到特別的親切……原來是流著相同血液的親人……
 
 
「咱不會回去的…咱要和えりち在一起」
「啊……真是不意外的回答呢」
「不過今天才知道你是咱的親生哥哥這件事情比較意外呢,為什麼之前見面的時候不承認呢?」
「因為這樣在父親身邊我才有辦法暗中的保護妳」
「原來如此……」
「只是…我的能力還是有限度啦…還是讓妳吃了不少的苦頭」
「不…已經很感謝了…哥、哥哥…」
「不用勉強沒關係,等妳能自然的叫出口的時候再叫也不遲」
 
 
 
望起身,走向希的面前,輕輕的撫摸著希的頭,露出了笑容
希感到害臊的雙頰有些潮紅
接著望對著繪里說著
我的妹妹,希就交給妳了,請妳好好照顧她了
繪里微笑著點了點頭回應著我答應你
望看了看時間也晚了,差不多該離開了
於是希送著望來到了門口
 
 
 
「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好的」
「如果跟絢瀨さん回去了俄羅斯,有回來日本的話,記得來看看哥哥」
「嗯…」
「如果被絢瀨さん欺負的話,來跟哥哥告狀,哥哥會替妳出氣的」
「えりち才不會欺負咱呢」
「好啦,妳要記住…妳在日本還有哥哥可以依靠…隨時歡迎妳回來,哥哥這裡永遠都會是妳的避風港的」
「ありがとう……兄さん…」          謝謝…哥哥
 
 
 
望張開了雙臂,輕輕的抱著希,拍了拍希的背
在希的耳邊說著…保重了…またなぁ            再會
希點了點頭回應著嗯…你也是…保重了……またね       再會
鬆開了希,有些不捨的回過頭,再次看了希一眼的望露出了笑容,離開了希的住處
 
 
 
離開希住處的望,走在路上,回過頭已經看不見希的住處了
於是停下了腳步,原先的面無表情,露出了有些詭異的笑容
 
 
「呵……呵呵………這樣老爸的一切就全是我的啦…哈哈哈哈哈」
「感謝妳呢…絢瀨,替我除掉了這個心頭大患,我也不必背上殺父的罪名呢」
「把妹妹交給妳也算是還妳這個人情,不過妳可要善待我唯一的妹妹…否則我不會善罷干休的…」
 
 
接著走向公司,一路上笑的合不攏嘴
帶著愉快的心情回來到公司,在進門的前一刻,左手掩著面…故作悲傷的進門了…
 
許多的下屬關心著狀況究竟如何了
望只是哽噎的說著…父親逝世了…
此話一出,令在場的所有人無一不震驚
紛紛的詢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這樣?
望眼角流了下淚水,責怪自己的無能為力,隨後前去營救父親…卻還是讓父親命喪火窟…
下屬們安慰著望,左手底下的嘴角卻是上揚的
其它人起閧哄要去殺了絢瀨繪里,為老大討回這筆帳
卻被望阻止了
 
 
「父親逝世了…也是為了他的過去…做了一段了結…十幾年前…他奪走了絢瀨父親的性命…現在償還了…就讓一切結束吧…」
「而我也會收起悲傷…繼承父親的遺志…代替他繼續經營公司……我會好好的帶領各位的……」
「少爺…」
 
 
 
順理成章的,望接下了東條明的一切事業和名下所有的財產
沒想到還真是容易呢,接下來只要等律師來處理這堆資料的過戶就行了呢
東條望翹著腿坐在父親的辦公椅上,甩了甩手上的文件,扔向桌面
微笑著,望向遠方,眼神間充滿了野心
 
 
 
 
 
 
 
 
 
 
 
 
 
 
 
送東條望離開之後,沒了住所的繪里暫時住在希的住處,而英玲奈則是留在客房
希的房間,牆上依舊掛著那套當初希替繪里留下來的西裝,西裝上有一些很簡單的修補痕跡
繪里和希穿著睡衣坐在床上,繪里摟著希的肩膀吐露出疑問
希…妳會恨我殺了妳的父親嗎…?
希沒有立即回應,只是沉默著低著頭
繪里靜待著希的答案
雖然希是贊同自己復仇的,但事實發生在眼前…接受度又會是如何…?
 
 
「……咱雖然…無法原諒父親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但一直都沒有想致父親於死地的想法…」
「一直都希望著父親能夠有一天醒悟而改過向善的……」
「父親今天會落得這樣的下場,或許也真的只能用罪有應得來形容了…」
「對不…」
「不……えりち妳不用道歉的,妳並沒有做錯,妳只是在做妳該做的事情而已,所以咱並沒有任何責怪妳的想法」
「希……這段時間委屈妳了……」
 
 
繪里將希摟進懷裡緊緊的抱住
接著繪里聽見了在自己懷裡的希啜泣的聲音
繪里只是靜靜的輕拍著希的背,陪在希的身邊
直到希的哭泣停止為止----。
 
 
 
 
 
 
 
 
 
 
 
 
 
 
 
 
 
 
 
 
 
 
翌日清晨
約莫六時左右,窗簾的縫隙透進了刺眼的陽光
刺眼的光線讓希轉醒了過來,坐了起來
看著身邊熟睡的繪里,一邊揉著有些浮腫的雙眼
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猶如夢境一般………
 
擔心吵醒繪里的希悄悄的下了床,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正打算準備早餐的,卻發現餐桌上早已擺著餐具和食物
望向廚房,原來是英玲奈早己準備好了
英玲奈發現了視線回過頭來對希露出了笑容
希回以不好意思的笑容,接著走向洗手間
稍微的梳洗過後,回到房間喚著繪里起床
 
 
 
「えりち起床了」
「……嗯………再讓我…睡一下………姆……唔……」
 
 
眼見著繪里依然在賴床,坐上床邊的希搖著轉過身的繪里
えりち起床吃早餐…呀啊、
繪里轉了回來,抱著希壓在床上,趴在希的胸口
不安份的右手在希的背上游移著
仍然閉著雙眼的繪里,邊撫摸著希的背,邊在胸口蹭著
えりちやめてやん!           絵里ち住手
無視了希的話語的繪里,故我的隔著睡衣含住了希胸前的粉紅
左手揉著另一側的胸部
 
 
「呀啊……嗯………えりち……だめや」      不行
 
 
希敏感的身體經過了繪里的撫弄很快的挺了起來
輕輕的吸吮著……輕輕的捏著挺起的敏感…
 
 
「哈啊……啊……」
 
 
嗯…姆……
……
………欸?
えりち…?
 
正當希感到舒服的打算放棄抵抗了,壓在身上的那人卻沒了動靜
繪里就這樣含著希的胸口睡著了
瞬間無語的希,無奈的把繪里推向一旁
只不過沒想到繪里就這樣滾落到床邊就快掉下去了
希慌張的伸出手,卻沒有拉住--
 
 
 
 
 
「啊…」
「……いたっ!」         好痛
 
 
正面朝下撞到地板的繪里完全醒了過來,痛的坐在地板上發出了哀號
希……,繪里雙手掩著因為疼痛有些微燙的臉龐,哽咽的喚著希的名字
希了下床,把繪里拉了起來,站了起來的繪里,眼角含著淚水緊緊的抱住了希
 
 
「大丈夫なん…?」             沒事吧?
「うん……」                 
「那換衣服洗臉吃早餐吧」
「嗯……」
 
 
希輕推開了繪里,轉身正打算換衣服
繪里卻一把抓住了希的右手,希回過頭來不解的望著繪里
 
「妳不滿嗎?」
「欸?沒有呢…怎麼會這麼問?」
「妳有,妳一定有」
「在說什麼呀…」
 
 
繪里將希拉了過來擁入了懷裡,摟住希的腰際,在耳邊低語
少來了…明明就在不滿
不滿我賴床還是……不滿我讓妳有感覺而繼續賴床?
希沒有回應
繪里含住了希的耳朵,輕輕的吸吮著
右手往上游移來到胸口,手指輕碰著挺起來的敏感
 
「………!」
「挺起來了呢,不滿這個吧……啾……嗯啾………」
 
希依然沒有回應
任憑著繪里撫摸著自己的身體,舔吻著自己的耳朵
繪里的左手探進了希的睡衣
隨著繪里的左手向上移動,而睡衣也跟著動作被撩了起來…露出了白皙且纖細的腰際
左手直接的撫摸讓希緊閉著雙眼,皺了皺眉
吐露出細微的喘息
繪里的吐息刺激著耳朵,感到身體一陣酥麻,而縮著身子
 
 
「到床上來吧」
 
 
 
 
 
 
 
 
 
 
 
 
經過了好一段時間,希和繪里仍然未出房門
英玲奈走向希的房門,舉起右手正打算敲門
----…
--…
卻隱約的聽見了一些細微的聲音,而默默的放下右手
走回餐桌旁,端起了茶杯,啜飲了一口咖啡,輕嘆了一口氣
 
 
 
 
 
 
 
 
 
 
 
 
「早安啊,英玲奈」
「老闆,早安」
 
不久後,繪里神清氣爽的從房間裡走了出來掛著笑容
希走在後頭看來有些疲憊
繪里穿著有別於西裝的穿著,希的襯衫和牛仔褲,意外的合身,除了胸口有點鬆以外
英玲奈拉開了餐桌的椅子,讓繪里坐下,希坐在繪里的右側,英玲奈則是站在繪里的左側
而餐桌上的早餐和牛奶早已重新準備過,和希剛才看見的不太一樣
 
用過早餐收拾過後,繪里坐在客廳沙發上邊喝著咖啡看著今天的報紙
昨天的事件似乎被壓了下來,僅是簡單的報導因意外而發生的火災,死亡人數和名單也和實際上不太一樣
不過三人心裡都有個底,大概是東條望壓下來的吧
繪里認為這樣也好,警方也比較不會找到這裡來,省掉了一些麻煩,而放下了報紙
站在一旁的英玲奈開口了
 
「老闆,向您報告,剛才遠在俄羅斯的祖母大人親自打了電話過來」
「欸?!親自」
「是,因為您的手機關機,祖母大人才打給我,我簡單的向祖母大人說明了昨天的狀況,而祖母大人的意思是…要我們儘早回俄羅斯,並且帶希一起回去」
「嗯………既然是祖母大人的意思……那妳就安排一下吧」
「是,屬下立刻安排」
 
 
語畢,英玲奈順手拿起了西裝外套套上出門了
只留下了繪里和希共處一室
兩人互視著對方,相視而笑了
繪里伸出右手,輕握上希放在腿上的雙手
繪里靠上希的肩膀
一切都結束了,兩人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
有股難以言喻的舒暢
又能夠向從前那樣毫無顧忌的自在的相處……
而經過了風風雨雨的兩人,更加珍惜著彼此,也加深了兩人之間的羈絆……
雖然這段時間發生了許多的事情,也有過誤會、傷害和不信任,但這些都已經過去了……
現在更重要的是,彼此之間…似乎需要有個屬於兩人的愛的證明………
 
 
 
「吶……希……」
「嗯?」
「我們……結婚吧」
 
聽見繪里的話語的希沈默了
而繪里靜待著希的回應
希回想起從前繪里傻傻的笑著說【總有一天,我要在NOZOMI前面冠上AYASE】
沒想到即將成真了…
喜悅的心情溢於言表
一直以來,是那麼喜歡著繪里的…
喜歡她直率卻帶有些羞澀的告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